不要把「世界史」扭曲簡化為「外國史」 – 以「柔性課綱」打造適合台灣的教育


花亦芬 (國立台灣大學歷史系教授)

 

二十一世紀國民歷史教育的寧靜革命

今年6月13日,正當台灣高中生為教育部執意推動微調課綱走上街頭抗爭時,BBC 新聞週刊登出一篇文章:〈沒有遊戲空間、卻有墳場的校園〉(The schools that had cemeteries instead of playgrounds)。[1] 這是有關加拿大原住民法官要求將過去他們在教育與文化上被迫害的歷史,納入加拿大教科書內容的報導。

Honouring the truth

加拿大「真相與和解委員會」於2015 年6月初針對原住民學童在寄宿學校受虐歷史公布的調查結案報告簡要版。(資料來源:http://www.trc.ca/websites/trcinstitution/File/2015/Findings/Exec_Summary_2015_05_31_web_o.pdf

 

事情的起源是有關1880年代至1990年代,約有一萬五千名加拿大原住民小孩被送到特定寄宿學校就讀,斷絕他們與自己原生部落的接觸。在寄宿學校裡,原住民學童心理上卻受到相當多打擊,有些甚至被性侵害。七年前,加拿大政府成立「真相與和解委員會」(Truth and Reconciliation Commission),[2] 在原住民法官Murray Sinclair 主持下,對這個被他稱為「加拿大歷史上最黑暗、最棘手的篇章之一」進行深入調查。[3]
 

 
影片:http://www.cbc.ca/player/News/ID/2668677699/

 

調查結果顯示,過去一世紀以來,有六千名學童在加拿大寄宿學校受到不人道對待,因長期營養不良而過世。然而,校方卻在沒有通知家屬的情況下,將這些學童直接埋葬在校園裡。倖存下來的學童則因與家庭、族語以及自己部落文化長期隔離,往往無法回答一些相當簡單的問題,例如:「我從哪裡來?要往哪裡去?為什麼我現在會在這裡?我是誰?」。

Continue reading "不要把「世界史」扭曲簡化為「外國史」 – 以「柔性課綱」打造適合台灣的教育" »


我們賴以生存的歷史:體會、共享與反思


劉龍心(東吳大學歷史學系副教授)

 

這幾年我上史學導論這門課,內容總或多或少有些調整,可是有些比較關鍵的主題或教材始終保留著,像是《羅生門》這部片子,老則老矣,但還是很經典的,它所呈現的幾個面向似乎很難有其他片子可以取代,仍然值得在課堂上運用和討論。可是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隱隱然發現學生對這部片子的觀點愈來愈一致,也愈來愈貧瘠。學生討論到最後,結論往往指向「歷史沒有真相」,如果進一步追問為什麼,答案不外乎:「歷史真相會因每個人角度的不同而出現差異」。[1] 印象中,這種口徑一致的結論,在上世紀九○年代我剛剛開始教書時是比較少見的,或許那個時候的人們選擇不多,可是試圖突破禁忌的思維相對複雜,而今天選擇多了,思維卻單一化了。為了誘發同學進一步思考形構各種歷史解釋背後可能的種種條件,我索性帶著強烈暗示性地問大家:黑澤明到底有沒有在他這部羅生門的片子裡給出一個他認為的真相?令我驚訝的是,有許多同學的答案竟然還是:「沒有」。


劉龍心_01

日本導演黑澤明將芥川龍之介《竹籔中》和《羅生門》原著,改編成電影《羅生門》,
長期以來被台灣各大學的歷史課當作常用教材。
(圖片來源:http://www.hd.club.tw/thread-133525-1-1.html

 

Continue reading "我們賴以生存的歷史:體會、共享與反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