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腳歷史學筆記3
失落的脈絡──從歷史建築與「老」觀光潮談起

從「國語老歌」追溯「制定國語」的往事

 

陳峙維(國立臺灣大學音樂學研究所兼任助理教授)

 

花落水流,春去無蹤,只留下遍地醉人的東風⋯⋯
斷無消息,石榴殷紅,卻偏是昨夜魂縈舊夢

〈魂縈舊夢〉,水西村 詞、侯湘 曲

 

民國肇建二十多年來的「國語」制定,就這麼決定了國語流行歌曲歌詞該怎麼唱。

 

從老歌〈魂縈舊夢〉說起

 



影片    白光原唱的〈魂縈舊夢〉
 

 

 

嗓音低沈富磁性,唱腔慵懶率性,因主演電影《一代妖姬》大獲好評,而受稱為「一代妖姬」的歌手白光,唱過一首〈魂縈舊夢〉。這首歌曲由上海百代唱片公司錄製發行78轉唱片(百代35841B),雖然1949年已灌錄並壓製完成,但因為政局變化,百代公司停業為未正式出版,要到1951年之後,該公司在香港復業才發售。這首歌曲堪稱白光的經典代表作,雖然華語歌壇不少人翻唱,但都無法超越她原唱的成就,特別是歌曲間奏時的一段口白:

啊!我到哪兒去尋找我往日的舊夢?

只剩下滿腹的心酸,無限的苦痛。

無人可以複製她那略帶哀傷,但又展現某種豁達的聲音。

 

01JP


圖1    上海百代公司出品的〈魂縈舊夢〉78轉唱片圓標

 

這首名為〈魂縈舊夢〉的歌曲,「縈」字的發音常常是老歌迷的討論話題,因為在白光的原版錄音中唱的是「ㄖㄨㄥˊ」,但查閱字典,該字的讀音是「ㄧㄥˊ」,因此許多人認為白光當年在上海錄音時唱錯了。白光在多年後的現場演唱中,也就將該字改唱為「ㄧㄥˊ」。究竟「縈」的讀音為何?白光當年真的唱錯了嗎?

雖然漢字有眾多「形聲字」,但「有邊讀邊,沒邊讀中間」的規則未必全然適用,所以有人認為,白光把「縈」唱成「ㄖㄨㄥˊ」,是因為她不識這個字,因而「有邊讀邊」,比照「榮」字的發音。其實,白光並非第一位,也不是最後一位將「縈」唱成「ㄖㄨㄥˊ」的歌星。早在她之前,吳鶯音1947年在上海灌錄的〈我想忘了你〉(百代35652A)中,「你的歌聲縈繞在我的身旁」,以及晚個幾年姚莉1954年在香港唱的〈舞伴淚影〉(百代35981A)裡,「以往的情意依舊縈繞我心裡」,兩位唱的「縈」都是「ㄖㄨㄥˊ」。

那吳、姚兩位也是「有邊讀邊」嗎?「縈」字一直都是讀「ㄧㄥˊ」嗎?翻閱古籍,依據《說文解字》、《廣韻》、《康熙字典》,「縈」字反切法讀音都是「於營切」,讀如「ㄩㄥˊ」,與「ㄧㄥˊ」接近。

但若參閱二十世紀前半的老字典即可知,則非如此。例如,在商務印書館1919年出版的《國音學生字彙》,「縈」字的讀音「ㄩㄥˊ」、「ㄖㄨㄥˊ」兼收;開明書店1948年發行的《辭淵》,也收錄了「ㄧㄥˊ」、「ㄖㄨㄥˊ」兩音。商務印書館、開明書店都是在上海開業的著名出版機構,其印行的各式書刊影響近現代中國甚巨,兩家出版的辭書都收入今日被認為是錯的「ㄖㄨㄥˊ」音,那這樣的讀法是怎麼來的?

 

02done 圖二 預


圖2    (左)1919年商務印書館《國音學生字彙》的「縈」(李寧國先生提供)
(右)《國音學生字彙》(Google圖片搜尋)

 

03


圖3     1948開明書店《辭淵》的「縈」(李寧國先生提供)

 

「國語」字音的初次制定

 

國府遷臺後致力推行「國語」,熱心推動母語教育的人士認為「國語運動」扼殺了臺灣本土語言的傳承,他們稱「國語」為「北京話」,當今中華民國教育部規範的這一套現代漢語就是北京話,是當年執政者強迫臺灣人說的中國北方方言,那是北京人的母語,不是臺灣人自己的語言。國語當中的確有很多「京音」,但有京音不代表國語就是北京話。嚴格來說,北京話是土生土長的老北京所說的方言,真正的老北京也不會認同國語即是北京話這樣的主張。要是真有人用道地的北京話跟我們聊天,恐怕很難完全理解。

語言政策並非本文的寫作的重點,故在此不談論過去執政者的功過是非,不比較那個族群的語言與古漢語最接近、最能代表「中原」,也不探討「國語」、「方言」、「母語」的教育,僅客觀陳述現代漢語在二十世紀前半如何被標準化的往事。部分人士稱「國語」為「北京話」,實在是因為「國語」確實是以「北京官話」為基礎訂定的。官話,是在「官場」自然發展而來的通用語言,清朝中期以北京方言為基礎發展而來的「北京官話」逐漸成為官僚通用語,這是民國成立之後國語讀音的根基。

「國語」一詞雖然是漢詞,但用來指稱全國使用的標準語,其實源自日本,這是所謂的「和製漢詞」。1902年,京師大學堂總教習,桐城派文學家吳汝倫赴日考察,見日本推行「國語」有成,回國後便積極推動製定標準國語。1909年清廷資政院將「官話」更名為「國語」,並成立國語編審委員會,1911年辛亥革命之前,清廷的中央教育會議通過了《統一國語辦法案》。「國語」一詞就此進入中文世界。

中華民國建立之後,教育部門更積極推動統一漢字讀音,1913年「中國讀音統一會」在北京召開,各省代表與語文學者經過一個多月的討論,每省一票,投票審定了6,500多個字的標準讀音,訂定了以「京音為主,兼顧南北」,具有入聲的「老國音」。滿清以來,雖有北京官話做為官場通用語。但這只是為了各地官員進京之後能順利彼此溝通,許多字音仍未有統一的讀法。「老國音」的制定,應是中國史上第一次由公部門明確規範字音。

 

「國語」字音的再次修訂

 

「老國音」的訂定是投票而來,南北兼收,是一種人為的妥協,而非自然發展而來。在1932年教育部出版《國音常用字彙》之前,中華民國的「國語」還經多次調整審定,最後才確立了一套「新國音」。這套「新國音」隨著國府遷臺,成為當今臺灣地區所通用的「國語」的源頭。

 

04


圖4    1932年商務印書館《國音常用字彙》

 

1919年北洋政府的教育部成立「國語統一籌備會」,並編輯《國音字典》,由上海商務印書館出版,1920年以訓令正式公佈。然而不久就發生了「京國之爭」,部分人士認為北京當地人使用的語音就是國語,另一部分人士則認為國語應該以建國之初「中國讀音統一會」制定的讀音為標準。前者欲以某一地的方言為全國標準語,後者則支持人為投票審定而來的語音。1923年「國語統一籌備會」設置「增修《國音字典》委員會」,1925年正式開會,逐字逐音審查,確立以北京的字音聲調為標準的政策,重新訂定「新國音」,並完成「增修《國音字典》稿本」。

「新國音」改掉了「老國音」中的一些語音,主要是刪掉來自南方方言的一些音。例如,把入聲分派到平、上、去聲中,即所謂「入派三聲」,以及改掉了也是來自南方的「万」(v)、「兀」(ng)、「广」(ñ)等三個聲母。此外,把原本聲母為「尖音」「ㄗ」、「ㄘ」、「ㄙ」的字如「精」、「清」、「心」,分別改為「團音」「ㄐ」、「ㄑ」、「ㄒ」,即所謂「尖團合流」。所以,部分還保留在南方方言中的古漢語的語音,就在這一波波的修訂中刪除了。

以「增修《國音字典》稿本」中重新審訂的「新國音」為依歸,1931年教育部公佈「國音常用字彙」,1932年出版《國音常用字彙》,正式取代早年的《國音字典》,自此政府機關、各級學校、廣播節目就以「新國音」為「國語」的標準讀音。雖然「新國音」主要是以官場的「北京官話」為基礎,而非百分百全部承接在地的「北京土話」,但「北京」的意象已深植人心。這或許就是為何後來許多人認為,說「國語」就是咬字發音像北京人說話,而推行「國語」就是強迫民眾說北京話的原因。

在此值得一提的是關於一個「投票」的誤會。筆者中小學階段,經常聽聞國文老師提及一段與史實不符的訛傳。民國成立,中央政府討論決定國語應該用那種方言,原本因為「國父」是廣東人,所以許多人支持以廣東話為國語,但最後輸了幾票,所以就採用北京話為國語。從前述的國語制定過程來看,中華民國「國語」的制定最初在「中國讀音統一會」確實採用投票機制,但不是決定以何種方言做為國語,而是投票決定眾多漢字的標準讀音。這個小故事實在不知從何而來。

 

國語老歌裡的咬字發音

 

回到本文開頭所提〈魂縈舊夢〉這首歌。從上述「國語」字音的訂定歷程來看,商務印書館1919年出版的《國音學生字彙》應該是依據「老國音」編纂的,所以收了「ㄩㄥˊ」,而開明書店1948年發行的《辭淵》則是以「新國音」為標準,因而收了「ㄧㄥˊ」。但是,為何兩者又都收錄「ㄖㄨㄥˊ」音,實在令人不解。但既然這兩本分別以老、新國音為標準的字典都收了「ㄖㄨㄥˊ」,顯見「縈」字在二十世紀前半,確實也這麼讀。至於後來兩岸的教育主管機關、字音審定人員怎麼調整,就不是本文關注的重點了。反正,今日的漢語字典中「縈」讀「ㄧㄥˊ」。

值得注意的是,「新國音」頒布之後,「國語」便成了1930、40年代的上海,甚至1950、60年代的香港華語流行歌曲的發音標準。有「一代歌后」之稱原籍江蘇的周璇,1930年代初入行來到歌舞團「明月社」時,也費了心力學習「國語」。近現代華語流行歌曲始於1920年代末、1930年代初的上海,然而,雖然當時上海人總喜歡用能否說流利的上海話,以「口音」來評斷一個人是時髦的「上海人」或土氣的「鄉下人」,但唱流行歌卻一定要用「國語」。要在廣播、電影、唱片中唱好流行歌曲,「國語」發音一定要標準。

華語流行歌曲的第一個黃金時期是1930、40年代,這也是「新國音」公佈推行的年代,也因此大眾認定流行歌就是要用「新國音」來演唱。即便白光唱「魂 ㄖㄨㄥˊ舊夢」是有所本的,後代的歌迷聽眾還是認為「魂 ㄧㄥˊ舊夢」才對。應該沒有人預料得到,國語的制定,也影響了日後大眾認為流行歌曲的歌詞字音該怎麼唱吧!

 


  

本文採用 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使用-禁止改作 3.0 台灣版條款 授權。歡迎轉載與引用,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亦不得修改本文。轉載、引用本文請標示網址與作者,如:

陳峙維/從「國語老歌」追溯「制定國語」的往事
http://kam-a-tiam.typepad.com/blog/2018/07/從國語老歌追溯制定國語的往事.html

 


 

Print Friendly Version of this pagePrint Get a PDF version of this webpagePDF

Comments

Verify your Comment

Previewing your Comment

This is only a preview. Your comment has not yet been posted.

Working...
Your comment could not be posted. Error type:
Your comment has been posted. Post another comment

The letters and numbers you entered did not match the image. Please try again.

As a final step before posting your comment, enter the letters and numbers you see in the image below. This prevents automated programs from posting comments.

Having trouble reading this image? View an alternate.

Working...

Post a comment

Your Information

(Name is required.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displayed with the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