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而不有」的志業
龍骨小史

趙明誠與他的收藏家朋友們:數位人文方法初探

 

許雅惠(國立臺灣大學歷史學系副教授)

 

薄霧濃雲愁永晝,瑞腦銷金獸。
佳節又重陽,玉枕紗廚,半夜涼初透。
東籬把酒黃昏後,有暗香盈袖。
莫道不銷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
——李清照,〈醉花陰〉


這首充滿思念之情的詞,是李清照(1084–?)的作品,傾訴的對象,應該是她的丈夫趙明誠(1081–1129)。

二十多年前,當趙明誠迎娶李清照時,趙父仕途扶搖直上,子弟前景一片光明;李清照則已展露文才,名震京師。還是太學生的趙明誠,經常到大相國寺的市集購買碑拓、古器,回家與李清照一起欣賞把玩,收藏成為兩人共同的興趣。多年後,趙明誠編寫《金石錄》,記下個人多年的收藏歷程。當中有二、三十年間收藏的作品清單,有朋友間的意見交換,也有相關的風雅軼事。《金石錄》讓我們進入以趙明誠為主的收藏世界,一窺那些年,名士才子們共同追求的藝文興趣。

1

圖1              趙明誠的四段題跋,書寫於歐陽修《集古錄跋尾》後方,這件作品曾經是他的收藏。
書寫時間分別是1106、1116、1118、1122。寫第一則題跋時,趙明誠還在京師;十年後二度題跋時,已經返回山東青州居住;最後一次題跋是43歲時。藏於臺北國立故宮博物院。
(圖片來源:故宮書畫典藏資料檢索系統 http://painting.npm.gov.tw/Painting_Page.aspx?dep=P&PaintingId=675 )


 

一、收藏的快樂與悲傷

從太學生時代,趙明誠就開始出入京師大相國市的藝術市集,出仕後,更有能力收藏藝術品;後來仕途受阻,返回山東青州的老家居住,碑拓、古器、圖書成為他的精神寄託。經過二十多年的積累,到李清照寫這首詞時,兩人收藏的石碑拓片已達上千卷之多。

二十多年的收藏歲月,讓李清照回味再三的,無疑是一開始的那些年。夫妻經常在晚間飯後,校勘藏書內容,展玩收集的書畫、碑拓與古銅器。興起時還比賽博聞強記的能力,指著書堆中說哪件事記在哪本書的哪一卷,第幾頁第幾行,說中的人可以先喝茶。猜中的李清照總是太過開心,以致茶都潑到衣服上,反倒沒喝成。

收藏累積,逐漸給二人帶來負擔。除了增添櫃子儲藏保存,還要上鎖管理,就連李清照想讀書,也得向丈夫拿鑰匙。收藏再也不是那麼輕鬆愉快的風雅之事了。然而,收藏的巨大壓力與悲傷還在前面等著她。

幾年後,女真人南侵,趙明誠卻在此時被派任至外地,李清照只能獨自帶著家產,從山東向南逃難。經過一番挑選,收藏品仍裝了十五車,剩下的鎖在宅院裡,希望來年再雇船南運。這一別,李清照再也沒機會回北方,而隨身裝載的十五車藏品也將在逃難中逐漸丟失。在那混亂的時局中,訣別的不僅是多年珍藏,還有家人。趙明誠後來死於赴任途中,留下李清照一人護送收藏繼續南逃。

分別前,趙明誠交代妻子:「從眾。必不得已,先去輜重,次衣被,次書冊卷軸,次古器,獨所謂宗器者,可自負抱,與身俱存亡,勿忘也。」到了危及時刻,惟有「宗器」——祖宗牌位是不可丟的,其他都可捨棄。趙明誠似乎已經預見,二十多年心血即將在戰火中付之一炬。幸而《金石錄》一書還保存下來,留下見證。[1]

二、銘心絕品

作為一位研究者兼收藏家,趙明誠對自己的藏品充滿了自豪與驕傲。

由於皇帝宋徽宗(1101–1125在位)也熱衷古銅器收藏,最好的作品大概都進獻到宮中去了,私人收藏家多半只能取得銘文拓片。當時的名器之一是文王方鼎,器內有銘文「魯公作文王尊彞」(圖2),有人解釋這是周公用來祭祀周文王的祭器。不過,也有人認為這銘文過於離奇,一定是作假的贗品。[2]趙明誠則說:文王方鼎製作精妙,文字奇古,絕不可能是作偽之器。言下之意,他不僅擁有銘文拓片,似乎還曾親眼見過原器。可能是父親趙挺之(1040–1107)擔任宰相的哪幾年,在內府所見。
 

            2-3as    2-3as

圖2              文王方鼎,《宣和博古圖》,這件名器在十八世紀時又引起一波仿製風潮。
圖片來源:宋徽宗敕編,《至大重修宣和博古圖錄》,卷2,頁3。原書藏於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宣和五年(1123),趙明誠家鄉山東青州的農民在耕地時發現一批古銅器,其中有一套鐘上面佈滿銘文,全文近五百字,是當時字數最多的。發現之後,趙明誠趕緊從鐘上將銘文摹拓下來。後來這套鐘被進獻入宮,一般收藏家只能取得描摹翻刻的拓本,不像他的是直接拓自原鐘,最得其真。

在石刻拓片方面,當時的名品如:石鼓文、秦詛楚文、秦始皇刻石,自然都在趙明誠的收藏之中。其中,泰山刻石讓他特別自豪,就連前輩歐陽修(1007–1072)也不及他。因為之前流傳的本子僅存秦二世詔文,他的還有秦始皇封禪泰山的詔書,首尾完整。這個本子是他的好友劉跂親自登上泰山,將碑石四面摹下相贈,因此與眾不同。由此可見,要成為一名公認的大收藏家,除了自身具備才識與財力,還必須有良友相助。

3
圖3             秦泰山刻石,拓片存165字,現藏日本東京書道博物館。
圖片來源:何海林編,《歷代拓本精華》,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2012。

《金石錄》中記錄下許多朋友互通有無的故事。有一次,趙明誠得知河南南部有一漢代石獸,肩膀上刻著「辟邪」字樣,於是拜託在當地為官的董之明幫忙。經過數年訪求,董之明總算得到拓片,而且除了「辟邪」,還有「天祿」二字。這一對名為天祿、辟邪的神獸,原來立在一個大墓前方。董之明還告訴他,天祿石獸近年已經被當地村民所毀,拓片再也無法取得。他寄給趙明誠的銘文,是當地人士多年的收藏,十分珍貴難得。於是,透過八方朋友的幫助,長期居住在山東的趙明誠,也能夠取得京師、四川、河南等遠方各地的石碑拓片。


三、趙明誠的收藏家朋友們

趙明誠的收藏家朋友有哪些人?《金石錄》有不少記載,我們可以閱讀全書,一一抄錄這些人名;近年開發完成的數位工具MARKUS,也提供一個快速的檢索。比較謹慎的話,可以兼用兩者:先翻閱書中人名,再用MARKUS來檢驗。

MARKUS是荷蘭萊頓大學衛希德(Hilde De Weerdt)教授團隊所開發。作為一個文本標記(tag)工具,MARKUS最大的特色是結合了人名、地名、職官等資料庫,自動標記使用者匯入的文本。此外,系統也提供自動擷取資料的「詞夾子」功能,讓使用者利用文本的文法規律找出字詞。以《金石錄》為例,趙明誠提到收藏家時,經常出現「藏⋯⋯氏」、「藏⋯⋯家」,這個寫作規律,讓我們可以迅速找出書中記錄的收藏家(圖4-5)。

5


圖4                 MARKUS詞夾子檢索:「藏⋯⋯氏」


6

圖5                 MARKUS詞夾子檢索:「藏⋯⋯家」


詞夾子自動擷取出的二十多位收藏家中,有些活動年代較早,明顯是前輩,趙明誠是在追述藏品流傳時提到他們。除了利用傳記資料查詢收藏家的活動年代,還可利用「舊藏⋯⋯家」找出這些人(圖6):


7

圖6                 MARKUS詞夾子檢索:「舊藏⋯⋯家」,得出3筆結果。
高紳(活動於十一世紀早期)、劉敞(字原父,1019–1068)、祖無擇(字擇之,1011–1085)
活動時間遠早於趙明誠,不可能是他的朋友,屬於前輩收藏家。


詞夾子夾出的收藏家,除少數為前輩藏家,多半與趙明誠有直接交往,彼此構成一個收藏圈。利用社會網絡分析工具(Social Network Analysis),如:Gephi,可以繪出一幅網絡圖,以趙明誠為中心,周圍是他的收藏家朋友們(圖7,不含前輩藏家)。


8
圖7                 趙明誠與他的收藏家朋友,《金石錄》所見


這些士大夫除了金石收藏的共同興趣,彼此之間經常還有著師友、同鄉、同年或同僚的情誼,在仕宦浮沈中,或彼此援引、或相互攻訐,收藏只是他們人際交往中的一個面向。關於士大夫的人際往來,以哈佛大學為主的團隊已經建置了一個「中國歷代人物傳記資料庫(China Biographical Database,簡稱CBDB)」,利用這個資料庫,我們可以了解士大夫的一般交往情況,特別是前述的私人情誼與仕宦互動。

將趙明誠與《金石錄》中提到的收藏家一一輸入CBDB,可以得到每個人各自的親人故舊。再將這些資料匯入社會網絡軟體,可以得到如圖8所示的網絡圖,顯示這二十多位收藏家的朋友,以及彼此重疊交錯的情況。圖中的紫色粗線為《金石錄》中提到的收藏家(即圖7的收藏友人加上前輩藏家),與趙明誠有較密切的關係;淺色線條則是來自CBDB的資料,顯示這些收藏家的一般人際交往,可視為背景網絡。

 

9

圖8                 以《金石錄》為主的收藏家網絡,節點總數388,網絡線總數443。
為閱讀清晰起見,由系統篩選掉只有一條網絡線的人物節點


接下來的工作就是要解讀網絡圖。圖中有些人物節點特別大,網絡線特別多,這些個人值得注意。再檢視社會網絡軟體中的統計數據,中介度(betweenness centrality)最高的人是:晁補之、劉跂、米芾,他們可能在網絡中扮演重要的橋樑功能,中介不同的群體。這些訊息指引下一步的研究方向,我們可以在文獻中耙梳這些人物的生平與收藏事蹟,衡量他們在收藏圈中可能扮演的角色。

以上數位分析工具對人文研究有何幫助?首先,社會網絡軟體將人際關係視覺化,容易閱讀。其次,當我們從《金石錄》擷取出數十位收藏家時,接下來要從哪些人先著手?過去我們只能仰賴研究者個人透過大量閱讀,對這個時代產生的理解與印象,現在社會網絡分析工具提供另一個具體的參考,指引進一步的研究方向。

最後,收藏金石拓片是不少北宋士大夫共同的嗜好,從十一世紀中葉開始,每個世代都有不少士大夫投入,彼此交換意見與藏品,並且留下記錄。除了趙明誠的《金石錄》,還有數本收藏圖錄也流傳至今,可以讓我們重建當時的眾多收藏圈,進行收藏圈之間的比較與分析,探討長期的發展,有助於我們了解人際網絡與士大夫文化論述的關係。

 


 

註腳

[1] 趙明誠(1081–1129),《宋本金石錄》,淳熙間(1171-1189)龍舒郡(安徽舒城)齋刻本(北京:中華書局,1991)。

[2] 關於文王方鼎的進宮時間與緣由,說法不一,這些記錄與新、舊黨之間的彼此攻訐有關,見Ya-hwei Hsu, “Antiquaries and Politics: Antiquarian Culture of the Northern Song, 960-1127,” in Alain Schnapp et al, eds., World Antiquarianism: Comparative Perspectives (Los Angeles: Getty Research Institute, 2013), 230-248.

 


 

參考資料與連結

黃盛璋,〈趙明誠、李清照夫婦年譜〉,收入《李清照集》,臺北:河洛圖書出版社,1975,頁112-167。

許雅惠,〈南宋金石收藏與中興情結〉,《國立臺灣大學美術史研究集刊》,第31期(2011),頁1-60。

Borgatti, Stephen P., Ajay Mehra, Daniel J. Brass, Giuseppe Labianca. “Network Analysis in the Social Sciences.” Science, vol. 323 (2009): 892-895.

Hsu Ya-hwei. “Extracting and Processing Art Historical Data with MARKUS,” MARKUS Forum, 2016.11.http://dh.chinese-empires.eu/forum/topic/9/extracting-and-processing-art-historical-data-with-markus.

Owen, Stephen. “The Snares of Memory.” In Remembrances: The Experience of the Past in Classical Chinese Literature, 80-98. Cambridge, Mass.: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86.

Prell, Christina. Social Network Analysis: History, Theory & Methodology. London: SAGE, 2012.

中國歷代人物傳記資料庫CBDB(China Biographical Database)https://projects.iq.harvard.edu/chinesecbdb/home

MARKUS http://dh.chinese-empires.eu/markus/beta/ (僅適用Google Chrome瀏覽器)
 

  


  

本文採用 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使用-禁止改作 3.0 台灣版條款 授權。歡迎轉載與引用,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亦不得修改本文。轉載、引用本文請標示網址與作者,如:

許雅惠/趙明誠與他的收藏家朋友們:數位人文方法初探
( http://kam-a-tiam.typepad.com/blog/2017/11/趙明誠與他的收藏家朋友們.html

 


 

Print Friendly Version of this pagePrint Get a PDF version of this webpagePDF

Comments

Verify your Comment

Previewing your Comment

This is only a preview. Your comment has not yet been posted.

Working...
Your comment could not be posted. Error type:
Your comment has been posted. Post another comment

The letters and numbers you entered did not match the image. Please try again.

As a final step before posting your comment, enter the letters and numbers you see in the image below. This prevents automated programs from posting comments.

Having trouble reading this image? View an alternate.

Working...

Post a comment

Your Information

(Name is required.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displayed with the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