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vious month:
February 2016
Next month:
April 2016

浮生掠影:胡春田醫師的《杏林承露圖》

 

祝平一(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所研究員)

 

當胡春田(1803-?)醫師決定用畫來記錄他的人生時,他年已四十九,是個步入中年,事業有成的男人。

胡醫師住在嘉興風光明媚的鴛鴦湖畔,簡稱鴛湖。這個湖有多種名號,因在嘉興城南,一般也稱南湖。但因是兩個小湖並連,人們想像這是交頸鴛鴦在大地的浪漫化身。清初的大文學家朱彝尊(1629-1709)曾寫下《鴛鴦湖棹歌》,其後文人墨客接連歌詠不斷。鴛鴦湖的棹歌寫景、寫情、兼炫耀在地知識,但男詩人筆下的情感,卻總是「女有相思郎不知」。

Continue reading "浮生掠影:胡春田醫師的《杏林承露圖》" »


法國歷史系畢業生從事何種職業?

 

戴麗娟(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副研究員)

 

過去半年,我正好有機會到不同高中的人文社會科學資優班為學生上幾堂課,不約而同地有同學或老師在課間交談中提到學生對歷史有興趣,但是家長卻對歷史系畢業後的出路有疑慮,因此並不鼓勵學生選擇這條路。這也讓我想起一些資深同事在走廊或茶水間偶遇時跟我述說的心情:他們看到一些歷史系博士畢業生因為無法找到理想的教職而喪氣,使得身為老師的他們也懷疑,是否當初不該鼓勵學生攻讀博士?甚至當自己開課的班上選修的人數較多時,有老師會懷疑吸引太多學生對歷史產生興趣,會不會為社會製造太多未來失業人口?當然,我也有聽過屆臨退休的教授們感嘆自己專長的領域沒有優秀的年輕學者來接手。但同時,不可否認地,許多歷史系畢業的學生雖未選擇歷史研究或教學為職,仍在各行各業有亮眼的表現。

這些日常生活偶然的話題背後牽涉到的其實是人才培育、產學接軌、世代傳承等嚴肅的結構性問題,不是個人短時間內可以解答的。在帶著困惑的好奇心驅使下,我想看看我稍微比較熟悉的法國社會情況如何:法國大學歷史系畢業生從事何種職業?以下便是初步搜尋後的結果,藉此機會與讀者分享。

首先,我們必須瞭解的是,這個看似簡單的問題,其實並不容易回答。一方面,若欲全面地調查某個科系畢業生所從事的職業,難免需要取得個人資料,而這在個資保護嚴格的國家並不容易達到。另一方面,法國各大學歷史系每年招收的學生人數相當可觀,所以不易在短時間內全面掌握。因此,倚賴政府調查所得的數據是較有效的方法;此外,報章雜誌的報導也是可以參考的來源。

針對2005年後新制的碩士文憑(master)取得者以及高教技職類畢業生的就業情況,法國教育部從2009年開始全面追蹤調查。[1] 不過,教育部至今未曾針對取得學士文憑(licence)者進行過同類的調查,這不是因為偏重碩士以上資格,而是因為近年來取得學士文憑者有近四分之三選擇繼續攻讀碩士,[2] 針對就業問題的調查因此以碩士為基準較有統計上的意義。另一方面,光是碩士畢業生的人數就相當可觀,以2012年為例,當年取得碩士文憑者就將近有十萬六千人,[3] 而兩種技職類畢業生共計約九萬四千人。[4] 在調查成本有限的考量下,針對碩士以上做調查是比較合乎調查目的的作法。本文後半部所倚賴的數據大多是這項調查的結果。

 

Continue reading "法國歷史系畢業生從事何種職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