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vious month:
January 2016
Next month:
March 2016

杜鵑窩裡的雀鳥:怎麼看精神醫學的政治濫用史

 

吳易叡  (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醫學倫理及人文學部助理教授)

 

半年前從燠熱的南洋,回到時間更迭明顯的亞熱帶。研究計畫一一交了出去之後,面對窗外臨暗的沙灣,和剛才清空的辦公桌。那些沉於硬碟底端,無法簡單運用組合的醫學文獻和訪談片段又再度浮上心頭。心想著,過去幾年醉心於精神醫學發展的跨國性研究,如今回到離家五百哩處,是否該重新讓這些斷簡殘編撥雲見日,設法重現煙塵底下依然詭譎的戰後台灣心靈圖像?

 

神秘的後山

一月十六日,總統和國會選舉投票當天,《聯合報》突然刊了一則報導:〈花蓮玉里醫院「政治犯病友」凋零中〉。文章劈頭就說:「衛生福利部花蓮縣玉里醫院的「政治犯病友」,及台北榮民總醫院玉里分院的老榮民精神病友,均凋零待[誤]盡,此次大選「乏人問津」,醫護人員樂得「沒有壓力」。」[1] 文章的重點在於,以往被藍綠政治人物大力抨擊,帶有政治目的的精神醫學濫用,如今已如過往雲煙,不必再提了。

Continue reading "杜鵑窩裡的雀鳥:怎麼看精神醫學的政治濫用史" »


女總統、女主和修改後刊登的自序

 

李貞德(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研究員)

 

「韓國選出東亞第一位女總統了!」正當我著手為《公主之死》韓文版寫序時,媒體傳來遠方的消息。「可惜,我們沒能領先!」關心性別議題的學生,回顧年初的台灣大選,深表遺憾地說。似乎,女性領導者的出現,不僅讓年輕人期待國內政策具體改革,也左右國際聲望的象徵性排名。

 

圖1 2013《公主之死》韓文版及自序首段

圖1 2013《公主之死》韓文版及自序首段

 

2012年底我意外地接到來自首爾的電郵,一位年輕學者表示讀完拙作,便著手翻譯,現在已經找好出版社,希望我為韓文版寫一篇新序。當時,距離《公主之死》首發已經超過十年,書中討論的各種漢唐之間的法律問題,因簡牘墓誌等考古材料大量出土,已有不少應更新之處。雖然只是一本通俗小書,但若要跨海傳播,總得好好修訂吧?然而,韓國出版社給的時間有限,專研中國史的譯者也說她有一篇長文導讀,可詳盡說明。看來,加附韓文自序的功能,不在提出更多六朝中國的歷史細節,而在引起當代韓國的讀者興趣。「啊,原來如此,瞭解瞭解!」我心裡琢磨著,決定拋棄從禮制切入介紹古代家庭倫理的念頭。既然蘭陵公主命案的最後裁決者是一位攝政太后,那麼,就以當下炙手可熱的女總統破題吧!

Continue reading "女總統、女主和修改後刊登的自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