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vious month:
August 2015
Next month:
October 2015

關於一隻黑狗與家族、戰爭記憶

鄭麗榕(國立政治大學臺灣史研究所助理教授)

 

翻開1935年吉村清三郎為日本在台灣「始政」四十周年記念台灣博覽會畫的鳥瞰圖,可以看到一張色彩豐富、既寫實又富漫畫趣味的活潑圖像,讓觀者從空中明暸展覽會的整體地理規劃,不但顯示四個會場與主要展館,也可看到示意的地形景觀,甚至其中的人群樹木,令人彷彿有身歷其境的錯覺。


圖1_1935年臺灣博覽會會場鳥瞰圖

圖1 1935年臺灣博覽會會場鳥瞰圖 :新公園裡的兒童國有野良黑及米老鼠圖像
(掃瞄自魏德文等編,《測量臺灣:日治時期繪製臺灣相關地圖1895-1945》,南天書局,2008)

 

這四個會場裡,第二會場新公園(今二二八公園)的「子供の國」,特別吸引我注意。「子供の國」當時漢譯名為「兒童國」,近年有人譯成「兒童樂園」,很容易使人回想起過去圓山動物園旁遊樂場。確實這是以兒童遊樂園的概念構築的展區,設置了不少當時算是先端的遊樂設施。日本自1910年代興起的遊樂園,早期不少與博覽會密切相關,1930年代後逐漸結合私營鐵路發展。當年日本殖民地台灣,亦在台北、新竹、嘉義等各地公園內,陸續設置簡易兒童遊樂設施,包括溜滑梯、鞦韆等,在台北及新竹的公園規劃中,並且將遊樂設施與動物展示聯結,以吸引兒童遊客,但尚不常見類似1935年博覽會中「兒童國」裡,所出現的飛機組成的飛行塔、寶貝車等大型電動機具。歷史文獻中說,「兒童國」內設有龍宮城、日之丸仰拜館、兒童之家、蓬萊塔、遊戲場、飛行塔、寶貝車等,[1] 其中所謂「日之丸仰拜館」,內容是日本國族主義的歷史觀,除此之外,環繞新公園中第四任台灣總督兒玉源太郎塑像所做的宣傳,都在推銷該次博覽會著重的「日本精神」。

Continue reading "關於一隻黑狗與家族、戰爭記憶" »


盛夏光年——在獅城,關於歷史系入學面試的兩三事

 

吳易叡  (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醫學倫理及人文學部助理教授,曾任教南洋理工大學歷史系)

 

金禧年的新加坡,雨季似乎結束得慢了些。五月初的天氣逐漸乾燥,氣溫也到達一年之中的最頂點。

考季同時也是烤季,大學最耗電的季節。學校裡的大型講堂、體育館、建物大廳全被布置為冷氣颼颼的考場。

班上的學生正在冷氣房裡振筆疾書,身為老師的我們也沒閒著。月初便收到了行政秘書的來信,每位老師大約會被分配到十幾到二十個考生。任務是在一段期限之中負責聯絡到這些學生或者他們的家長,邀請他們來參加入學面試,也是升學的最後一關。

新加坡的升學是標準的科舉制度,從小到大有考不完的試和程度分流的篩選機制。學生從初級學院或理工學院畢業到銜接高等教育之間,會空出大約半年的時間。有人趁機出國度假,有人趁機打工。原因是如果不趁這個時候玩玩,之後緊湊而制式的升學和職場升等系統大概也不容許你有一刻喘息的機會。

在競爭激烈的南洋小島,有機會上大學的人不到三成。其中還能跨過兩所公立大學(新加坡國大和南洋理工)面試門檻的,某種程度上都已經可以算是佼佼者。在我任教的南洋理工大學,能夠被邀請參加面試,幾乎已經到了最後一關。系上交代說,面試生的成績(尤其是歷史科)如果已經到達某個標準,又已經錄取國大,那麼如果面試表現不是太差,就幾乎篤定過關。

面試的過程其實並不困難,評選的機制其實也相當簡單。學生們多數已經身經百戰,通過了好幾次的升學篩選,接獲面試通知的孩子們都落在同一個成績組距裡,資質大同小異。如果這個組距的程度中上,面試的目的充其量就只是確認學生們之前所通過的篩選機制沒發生什麼特別的意外。

三五天下來,逐漸感到這份雜工的枯燥。其實並非由於他們的資質相近,而是每小時的面談感覺幾乎都一樣。了無新意的作答,卻夾帶著不知來自何處的自信。自信的背後則隱約又透露著更深遠的惶惑。

 

Continue reading "盛夏光年——在獅城,關於歷史系入學面試的兩三事" »


歷史是如何被改寫的?─以北伐史為例

 

李達嘉(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

 

我們通常說歷史被改寫,是指某一個發現改變了我們過去的認知,或是某一個事物的發展突破過去的紀錄等等,多半含有正面的意義。但是,這裡所說的歷史被改寫,則是指對歷史事實的扭曲和竄改。最近鬧得沸沸揚揚的抗戰問題便是最鮮明的例子,中共分明利用抗戰來發展和壯大自己,避免與日軍正面衝突,卻藉著紀念抗戰勝利七十週年,宣稱共軍是抗戰的中流砥柱,淡化國民政府和國軍的角色,這便是對歷史的掠奪和改寫。中共何以要改寫歷史呢?主要是為了政治的需要,為了強化政權的正當性和正統性。它不但把歷史視為政治宣傳的工具,也利用歷史來控制人民的思想。中共對抗戰史的扭曲,不是今天才發生,它對歷史的改寫也不限於對日抗戰,而是涵蓋了中共建立以後的整個中國現代史。本文要以國民革命軍北伐的歷史為例子,說明中共如何利用北伐來擴張力量,如何掌控歷史的詮釋權,來滿足政治上的需要。它和中共對抗戰史的改寫或曲解有許多相似之處。

Continue reading "歷史是如何被改寫的?─以北伐史為例" »


濕地的七段旅程


丁才

 



一頭牛,緩緩地走在潮濕的沙地上,走向大海。牛的身後坐著一個老人,這應該也是頭老牛了。老人背後載著一車的觀光客,烈日如火。

牛慢慢地走,身旁一台吃柴油的三輪車轟隆轟隆地緩步超越,駝著另一團觀光客,向濕地深處走去。為了對抗鐵牛的引擎聲,牛車上黑臉的導遊聲嘶力竭地說著有關濕地的生態、產業以及前不久剛結束的大型石化廠抗爭。

海風鹹鹹,日頭炎炎。

遊客們忙著遮陽、擦汗、喝水、揮扇以及幫小孩擦防曬油,恍恍惚惚地聽著導遊忽遠忽近的聲音,看著眼前搖來擺去的牛尾巴,心想,五星級主廚推薦的牡蠣大餐還要多久啊?最好在室內有冷氣可吹。

 

Continue reading "濕地的七段旅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