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vious month:
May 2015
Next month:
July 2015

來自草原的禮物(一)——東亞早期鑄銅技術的出現與形成


黃銘崇(中研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研究員

 

重器時代的塊範法

東亞大陸的青銅時代大約從西元前2,000年以後開始出現(注意那時候還沒有中國的概念),一直到春秋時代進入鐵器時代。中國青銅時代的頂峰時期大約在商代晚期(這時候實質的中國應該已經開始出現了,1300-1046 BCE)到西周早期(ca. 1046-950 BCE)之間,青銅器的鑄造作為「高科技」的工藝一直延續到春秋戰國之交,其主要技術為「塊範法」,所謂塊範法是先以陶製作與青銅器成品完全相同的陶器,燒成以後,利用陶土包覆,技巧性地切開,形成外範,並預留澆鑄銅液的孔,加以燒製。再刮去原先陶器的外表,形成內範(心型)。把內外範合起來,從澆鑄空澆鑄銅溶液,冷卻以後撥掉範就成了青銅器,通常還需要打磨,把一些澆鑄過程中的小缺失磨去(圖一)。這套程序,背後需要相當高度的陶藝(塑形、雕刻與切範),以及合金熔冶,與尋找銅、錫(鉛)材料等關鍵技術。

  001-銅器鑄造過程實驗

圖一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萬家保所主持的商代青銅器鑄造的實驗。


塊範法是十分特殊的技術,與西方的技術有很大差別,所謂西方是包括埃及、美索布達米亞、歐洲以及歐亞草原等區域,在西方銅器鑄造的方法有幾種:一種是以打擊方法製造銅器(圖二),也就是利用銅的延展性打出需要的形狀,往往可見鉚釘以接合把手、流口等附件,以及在口沿部分怕太銳利而往內卷曲。打擊銅器通常是用來製作體量較大的容器,可以節省材料。

Continue reading "來自草原的禮物(一)——東亞早期鑄銅技術的出現與形成" »


中國的未來:美國式的東亞新霸權還是舊日本帝國主義的復活


林文凱(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

 

這百餘年來,東亞歷史經歷了很大的轉變,但位在東亞太平洋第一島鏈上關鍵位置的臺灣,悲情的角色似乎並未改變多少,依然處在不同帝國與大國的夾縫中,掙扎求存。[1] 只不過時移勢轉,對臺灣有威脅的不再是1840年代以來擬在東亞獲取經濟與軍事基地的歐美帝國,也非1870年代發動侵台戰役、1895年甲午戰後殖民臺灣的新興日本帝國,而是宣稱承繼清帝國與其後中華民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而弔詭的是,從國際外交角度來說,歐美與日本的角色不僅不再扮演威脅臺灣主權的角色,相反的,基於國際霸權爭奪與東亞民主陣營聯盟考量,還在某種程度上扮演協助抵抗中國侵犯臺灣主權的盟友角色。

第一島鏈(維基百科)

太平洋第一島鏈與第二島鏈圖,臺灣位於第一島鏈關鍵位置
(取自維基百科條目「第一島鏈」:http://zh.wikipedia.org/wiki/%E7%AC%AC%E4%B8%80%E5%B3%B6%E9%8F%88#/media/File:Geographic_Boundaries_of_the_First_and_Second_Island_Chains.png

 

1870年代-1945年日本帝國的崛起與瓦解

近三十年來改革開放後崛起的中國,和1870年代明治時代以來的日本帝國,兩者的發展歷程有些可比較之處。日本之所以推動明治維新,是因為十九世紀中葉英美帝國的軍事壓迫,處在十九世紀後期第二波殖民主義(第一波是十六世紀開始)的國際環境下之日本,不僅積極學習歐美帝國推動工業化;而且也在「不殖民就被殖民」的心理壓力(但也是後來的侵略藉口)下,積極模仿歐美帝國在東亞各地推動殖民事業。臺灣、韓國就這樣最先成為日本的殖民地,中國東北(滿洲)以及其他地區和東南亞,則也在日本與歐美帝國的爭霸路上,陸續遭到日本的侵略與殖民。

Continue reading "中國的未來:美國式的東亞新霸權還是舊日本帝國主義的復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