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vious month:
February 2015
Next month:
April 2015

臺灣時空小旅行:入門篇


陳鴻圖(國立東華大學歷史學系副教授)

 

這篇心得理應在今年1月中旬要交稿,原本很浪漫地想說藉由初步的介紹,可提供寒假想行旅臺灣者參考,但由於個人的怠惰,只能期待對即將到來的清明假期能有助益。為鼓勵我的學生出走,近幾年寒假或暑假前的課程,我都會安排3小時的「走讀臺灣歷史」專題,期待大家藉由看得到、聽得到和摸得到的方法來接觸臺灣史,來一趟臺灣時空小旅行,因此書寫的對象是給大學生或沒學過臺灣史的人,因此特別在標題加上「入門篇」,希冀用比較淺白簡單的引介,讓大家有點想出去走走的慾望。

在著手寫這篇心得前,我因協助「洄瀾文史營」活動,連續兩天幫花中、花女的師生上花蓮移民村的歷史和帶著進行實地探訪,很明顯地第二天的走訪行程大家的學習狀態遠遠勝過前一天在教室的靜態上課,何以如此?應該不用特別解釋,課堂外的學習著實有趣且可以和課本相互印證。這個道理相信所有歷史老師都懂,也很想落實,但囿於時間、經費等一大堆因素,舉步維艱。其實要走出課堂一點都不難,也不一定要有人帶,做點功課、揪個人包包背著就可以走了,但究竟不是要去自我放逐,總是要有些準備?去那裡?看什麼?可以看到什麼?

 

只要在教室外上課,學生的精神就特別好!

只要在教室外上課,學生的精神就特別好!
圖為花中、花女學生在鳳林褒保義民廟前的觀察。


本文參考建築史學者李乾朗對臺灣建築史的分期,將此小旅行約略分成史前文化、原住民文化、漢人文化、洋人文化、日本文化等五個主軸,這五個主軸基本上和臺灣史教材的分期接近,亦即可配合教材去探尋實體留存,進而瞭解背後的歷史脈絡。

 

Continue reading "臺灣時空小旅行:入門篇" »


二次大戰終戰七十週年紀念,看三一八學運的歷史意義

-「被誤解的歷史重新看」系列(二)

 

花亦芬 (國立台灣大學歷史系教授)

 

「島國關賤字」:
走出「語言」關連「國家建構」的歷史迷思

三一八學運不僅帶起年輕世代對台灣主體性新的認同,也讓我們批判、嘲諷黑箱政治的語言更豐富了。「暴民」、「魯蛇」、「溫拿」、「Z>B」、「馬卡茸」、「來來來」…..等kuso意味十足的新式「島國關賤字」,[1] 在去年此時,大量成為眾人日常言談裡諷喻無良政治愛用的字眼。

318_01

2014/03/30 凱道大遊行。花亦芬攝。

這些反諷、反串意味十足的語彙,不僅表露出學運世代對當時執政者傲慢浮誇的不以為然;同時也清楚標誌出,為數可觀的社會大眾希望台灣政治能就事論事,走向公平正義。

當然,愛用這些語彙的台灣「暴民」不會期待,禁止大學老師跟學生談「普世價值、新聞自由、公民社會、公民權利、中國共產黨的歷史錯誤、權貴資產階級、司法獨立」[2] 的強國,會認為這些政治嘲諷意味十足的「島國關賤字」,是他們可以認同的「正確」中文。

然而,這個問題卻也凸顯出,表面上使用同一語言文字的人,不必然會有相同的政治思想與政治抉擇。

「語言」與「國家建構」之間的關係,是該走出十八、九世紀國族主義(nationalism)留下的迷思。尤其該警惕在心的是,這些迷思曾經讓人類經歷一次世界大戰的慘痛傷亡後不久,竟然更瘋狂地投入第二次世界大戰。

二次大戰期間,納粹以「語言」和「種族」分別「我者」與「他者」的做法,在二戰結束後,並沒有煙消雲散。反之,冷戰時,美國種族隔離政策逼得非裔公民走上街頭,鼓吹民權運動。而在台灣,強力打壓本地鄉土母語的「國語教育」,更是從五零年代一直延燒到七零年代。

今年世界上有許多國家都在紀念二次大戰終戰七十年。對台灣而言,二戰的陰影真的過去了嗎?還是我們連二二八到底該如何詮釋,仍然說不清?

在世界歷史大脈絡下,所幸我們可以透過紀念三一八學運,把台灣走過的路好好梳理。從「島國關賤字」的角度,重新省思,「三一八學運週年」跟「二次大戰終戰七十年」之間,在台灣,是存在了千絲萬縷的關係。

接下來就從「語言」牽涉到的許多問題,重新來看「國族主義」製造了多少迷思。以致於有二次世界大戰;以至於七十年後,我們選擇用「島國關賤字」來走自己的路。

 

Continue reading "二次大戰終戰七十週年紀念,看三一八學運的歷史意義" »


回眸318


黃銘崇(中研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研究員)



無法完整描述的318公民運動

318公民運動中有很多屬於社會學、政治學、法律的課題,老實說我並不專業,不熟悉,也沒有很大的興趣,應該也會有其他人來寫。雖然我是一個歷史學者,但是我的研究段落太古老,與現代公民運動真還是八竿子打不著。所以,這篇文章既不是一個有系統的報告,也不是什麼完整的歸納,只是把我從2014年318起的公民運動到目前這段期間所見到、聽到的一些事、甚至心中的懷疑彙集起來,拉雜地寫出來。

作為一個歷史學家,我之所以敢如此「不負責任」地寫,最主要的原因是318公民運動是一個沒有人可以「完整描述」的行動。因為訪談的人夠多,我唯一清楚的事是:了解即使是運動的「核心人物」也無法全面掌握此一運動的全貌。「無法完整描述」給了我片面描述的藉口,就讓它是一個片面的說辭吧。我相信這樣片面的文字愈多,就愈可能趨近事實。我的期望是能夠提出更多的疑點,那麼未來執政者在政府資訊透明化的壓力下,可以把很多資料解密,讓一些內幕水落石出。

本文限於作者本身所知,如有不正確、周到之處,請讀者們協助、指正。讀者如果想閱讀一個四平八穩的「報告」式的內容,可以選擇維基百科上的「太陽花學運」等條目,但是這上面的內容,為了避免有爭議之處,或許就會忽略掉最精彩的部分。

 

Continue reading "回眸318" »


庄腳歷史學筆記1

─ 「庄腳歷史學」系列(一)

 

李文良(國立台灣大學歷史系教授)

 

堂號常被視為家族的起源地,是血統上作為漢人的重要象徵。李姓的堂號應該是「隴西」,大概已成為臺灣社會的常識,人人都能朗朗上口。因為「隴西李氏」是涉及唐朝皇室、頗具歷史爭議與知名度的家族郡望。但本文無意談中國的中古歷史,只想簡單講一講我自己親身經歷過的情況。

我的老家在南部屏東的鄉下,二樓公廳大門正上方的兩塊玻璃上,確實就印著「隴西」。不過,這兩個字來到我家其實沒有很早,1981年我唸小學六年級時,新建了這座房子才出現。之前住了十幾年的舊家,是竹管土牆的瓦厝,其實沒有隴西的字樣。

我家堂號的由來與歷史

(作者自攝)

Continue reading "庄腳歷史學筆記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