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世:跨學科的愛恨情仇

 

吳易叡(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醫學倫理及人文學部副主任/助理教授)

 

如果讀者們追學術研討會、期刊專號和大型講座,像追韓劇一樣認真,不難發現過去兩三年來這些場合最熱門的關鍵字,絕對少不了「人類世(The Anthropocene)」。

輸入Google Trend,圖表一目了然地顯示了從2008年開始,全世界針對人類世的討論開始穩定增長,一直到2016年數量到達顛峰,之後才開始微微下滑。這個詞彙在千禧年於舉辦的會議上,由荷蘭大氣化學家Paul Crutzen提出,到今天也算是「成年」了。1995年,Crutzen和其他兩位同事因為發現了一氧化氮對臭氧層的破壞力而獲頒諾貝爾獎。他萬萬沒想到若干年後,一個近乎意氣用事的表達,讓他從此變成世人所認識的Mr. Anthropocene。

Continue reading "人類世:跨學科的愛恨情仇" »


從書寫者的史觀到歷史書寫的民族誌

 

郭文華(國立陽明大學科技與社會研究所副教授)

 

我的研究牽涉過去,也會提,但算不上專業研究者。雖然如此,最近課堂上被問到研究法的問題,讓我想起科技與社會研究(science technology and Society Studies,或稱STS研究)怎樣處理當代的書寫爭議。

問到的是中研院黃彰健院士的二二八事件研究。同學翻出某政治立場鮮明的部落格,其中轉載已過世的外交官陸以正的投書,為黃院士的《二二八事件真相考證稿》抱不平。陸以正認為黃院士著作等身,晚年因「對二二八真相發現很多懷疑不解之處」,因此「以史家一絲不苟的態度,抽絲剝繭地辨明事實」,將當時文件交相比對,完成近六百頁的翻案巨著,提出彭孟緝出兵並無不當的新見解。

 

Continue reading "從書寫者的史觀到歷史書寫的民族誌" »


庄腳歷史學筆記1

─ 「庄腳歷史學」系列(一)

 

李文良(國立台灣大學歷史系教授)

 

堂號常被視為家族的起源地,是血統上作為漢人的重要象徵。李姓的堂號應該是「隴西」,大概已成為臺灣社會的常識,人人都能朗朗上口。因為「隴西李氏」是涉及唐朝皇室、頗具歷史爭議與知名度的家族郡望。但本文無意談中國的中古歷史,只想簡單講一講我自己親身經歷過的情況。

我的老家在南部屏東的鄉下,二樓公廳大門正上方的兩塊玻璃上,確實就印著「隴西」。不過,這兩個字來到我家其實沒有很早,1981年我唸小學六年級時,新建了這座房子才出現。之前住了十幾年的舊家,是竹管土牆的瓦厝,其實沒有隴西的字樣。

我家堂號的由來與歷史

(作者自攝)

Continue reading "庄腳歷史學筆記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