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武曌時代的天空

 

鄭雅如(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助研究員)

 

西元705年2月,女皇武曌臥病上陽宮,宰臣張柬之等人趁機發動政變,誅殺受到女皇寵愛而掌握權勢的張易之兄弟,又逼迫女皇退位為太上皇,皇太子提早登基,是為中宗;同年12月太上皇駕崩,結束一代女皇跌宕起伏、壯闊傳奇的人生。武曌從660年開始代理高宗處理政務,後來更創建武周王朝、正式稱帝,成為名實兼備的國家統治者,前後掌握政治權力長達45年,如此長時間統治一個帝國,在世界史上亦屬少見。關於武曌其人其政的研究非常多,這篇小文章想談談後武曌時代一個引人側目的政治現象:女性群體預政。

 

日月當空

 

現今慣稱女皇為「武則天」,其實是後世取其諡號而稱,並非本名。女皇新創字體自名為「曌」(讀作「照」),寓以「日月當空」之義;凸顯她的地位正如天空之上受人仰望的日與月,是萬民之母也是父。這個名字具體展現了她的氣魄與雄心。

 

圖片 1


圖1    1982年中國河南省嵩山峻極峰北側發現一枚金簡,上刻女皇武曌藉道教儀式祈求除罪之願文。
此簡造於西元700年,現藏河南博物院。

Continue reading "後武曌時代的天空" »


女總統、女主和修改後刊登的自序

 

李貞德(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研究員)

 

「韓國選出東亞第一位女總統了!」正當我著手為《公主之死》韓文版寫序時,媒體傳來遠方的消息。「可惜,我們沒能領先!」關心性別議題的學生,回顧年初的台灣大選,深表遺憾地說。似乎,女性領導者的出現,不僅讓年輕人期待國內政策具體改革,也左右國際聲望的象徵性排名。

 

圖1 2013《公主之死》韓文版及自序首段

圖1 2013《公主之死》韓文版及自序首段

 

2012年底我意外地接到來自首爾的電郵,一位年輕學者表示讀完拙作,便著手翻譯,現在已經找好出版社,希望我為韓文版寫一篇新序。當時,距離《公主之死》首發已經超過十年,書中討論的各種漢唐之間的法律問題,因簡牘墓誌等考古材料大量出土,已有不少應更新之處。雖然只是一本通俗小書,但若要跨海傳播,總得好好修訂吧?然而,韓國出版社給的時間有限,專研中國史的譯者也說她有一篇長文導讀,可詳盡說明。看來,加附韓文自序的功能,不在提出更多六朝中國的歷史細節,而在引起當代韓國的讀者興趣。「啊,原來如此,瞭解瞭解!」我心裡琢磨著,決定拋棄從禮制切入介紹古代家庭倫理的念頭。既然蘭陵公主命案的最後裁決者是一位攝政太后,那麼,就以當下炙手可熱的女總統破題吧!

Continue reading "女總統、女主和修改後刊登的自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