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宣與雜誌如何為戰爭服務?大東亞戰爭下日本的真實生活

 

林文凱(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

 

相較於其他的社會,臺灣這個位在多重帝國邊緣,經歷了日本帝國與戰後國民黨威權統治,晚近好不容易完成民主轉型的社會,其多重族群成員各自與共同經歷的歷史複雜性,以及因之而來的歷史記憶爭戰顯然是更為嚴重難解的。也因此在臺灣這個初生的民主社會,就梳理歷史記憶,以達成社會和解、捍衛民主生活方式,並讓社會持續健康發展來說,歷史教育所應擔負的社會責任顯然是更為重要且艱鉅的。

而就歷史教育來說,臺灣社會除了學校教育課程面臨的教科書與史觀編寫爭議尚未完全解決之外,實際上還面臨著世代認同差異與其他社會教育配合的問題。筆者上學期在臺大兼任講授了一門有關日治時期臺灣史的課程,期末時收到一位學生的電郵,信中分享了她對於臺灣不同世代歷史記憶、感受與認識差異的觀察與反思。信的內容很長,值得分享的看法很多,這裡只簡單引述其開頭的幾句話:

我覺得我們這一輩的問題可能是,儘管通過義務教育,習得關於日治與威權時期的基本認識,但是我們缺乏一些更身體感、更生活感的經驗——到底暴力和不自由是什麼樣子?因為我們自己沒有真正遭遇到殖民&威權統治,所以雖然我們在正式教育中,學會怎樣評價和看待過去,可是,那畢竟不是真正從自己的生活經驗中,反身性思考得來的。

Continue reading "文宣與雜誌如何為戰爭服務?大東亞戰爭下日本的真實生活" »


政治的山寨


郭文華(國立陽明大學科技與社會研究所副教授)


今年春天讓同學看荷蘭黃金時代畫家維梅爾(Johannes Vermeer,1632-1675)在台灣民主紀念館(原中正紀念堂)中正藝廊的展覽「珍珠之光―透視維梅爾」(7月2日起移展高雄國立科學工藝博物館)。這位畫家傳世作品不多,散在世界各地。因此,這個展覽不展出真跡,而是以複製技術讓作品「聚在一起」。如主辦單位強調的,這項展覽「用各種不同的教育角度、最新數位印刷技術、多樣的操作體驗,透視維梅爾這位謎樣的畫家」。

當然,許多人慕名前來,從影像裡「深入了解維梅爾的一生,也探索十七世紀荷蘭黃金時代豐富的歷史與藝術知識」。不過也有到現場後,發現是複製品,認為受騙上當者。也因此,主辦單位不但在展場註明該展覽為教育性質,不是真跡,還在網站上辯誣,指出能用此低價欣賞如此用心的展覽已屬難得,更何況「時尚精品動輒數萬元以上、美食大餐上千元乃常事,……眾多藝術愛好者,可曾想過:平均票價兩百餘元的藝術展覽,要如何能支撐起動輒數千萬元乃至上億元的成本支出呢?」

Continue reading "政治的山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