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史家阿多格談歷史性運作機制

 

戴麗娟(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副研究員)

 

晚近國際間在討論記憶研究時,除了法國史家諾哈(Pierre Nora)所編纂的巨著《記憶所繫之處》(Les lieux de mémoire)、德國史家阿斯曼夫婦(Jan Assmann and Aleida Assmann)所討論的文化記憶之外,另一位法國史家阿多格(François Hartog)所提出的「歷史性運作機制」(Régimes d’historicité)也是許多人會參考的概念。透過法國在臺協會和中央研究院人文組的邀請,今年5月23、24兩天,阿多格將在中研院演講與座談,為我們解析更多他對當代歷史學發展的觀察。為了方便讀者瞭解這位史家的理論要點,在此簡介其作品內容,並且附上其中一篇講稿的中文翻譯,篇名〈克里歐:歷史在西方是否已變成一個記憶所繫之處?〉,為此演講暖身之餘,也希望有更多讀者能到現場聆聽與討論。[1]

Continue reading "法國史家阿多格談歷史性運作機制" »


人類世:跨學科的愛恨情仇

 

吳易叡(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醫學倫理及人文學部副主任/助理教授)

 

如果讀者們追學術研討會、期刊專號和大型講座,像追韓劇一樣認真,不難發現過去兩三年來這些場合最熱門的關鍵字,絕對少不了「人類世(The Anthropocene)」。

輸入Google Trend,圖表一目了然地顯示了從2008年開始,全世界針對人類世的討論開始穩定增長,一直到2016年數量到達顛峰,之後才開始微微下滑。這個詞彙在千禧年於舉辦的會議上,由荷蘭大氣化學家Paul Crutzen提出,到今天也算是「成年」了。1995年,Crutzen和其他兩位同事因為發現了一氧化氮對臭氧層的破壞力而獲頒諾貝爾獎。他萬萬沒想到若干年後,一個近乎意氣用事的表達,讓他從此變成世人所認識的Mr. Anthropocene。

Continue reading "人類世:跨學科的愛恨情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