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館 Feed

誌故宮開館53週年

 

許雅惠(國立臺灣大學歷史學系副教授)

 

前兩年不是剛慶祝過故宮90週年?怎麼變成53週年,是不是搞錯了?!

1965年11月12日,搬遷到臺灣的故宮博物院與中央博物院於臺北外雙溪開館。為慶賀國父孫中山(1866-1925)百年誕辰,掛上「中山博物院」的招牌對外開放。故宮開館53週年,是從這個時間算起。從此刻起,臺北的故宮走上她自己的道路,與1925年在北京紫禁城成立的故宮,分道揚鑣。2015年,故宮南部分院開幕,以「繽紛亞洲,盡在南院」為定位,更標誌新時代的來臨。

故宮官網總將博物館歷史追溯到1925年,這真是個錯誤。[1]首先,在臺北的故宮實際上是兩個博物館的聯合:故宮博物院與中央博物院。1925年成立的故宮博物院,是從紫禁城的清宮轉化而來;1933年成立的中央博物院則屬現代博物館,目標是展示現代學科的成果,包括田野考古與科學調查。兩者性格截然不同:一為陳列傳統帝制皇室文物、一為展示現代學術成果。故宮內部的文物帳冊,也把這兩個單位的典藏分得一清二楚,毫不混淆。1965年開館時以「國立故宮博物院」為名,同時掛上「中山博物院」牌匾,模糊了名稱問題。往後的時勢發展,「故宮」成為這個博物館聞名世界的名稱,不過她的性格始終與紫禁城中那個名符其實的故宮不同。究竟如何不同,且讓我們細說從頭。

 

1


圖1    故宮院區的「中山博物院」牌匾,上方小字「紀念    國父百年誕辰」。(圖片來源:nyrs)

 

Continue reading "誌故宮開館53週年" »


黑暗時代的光芒、失而復得的寶藏

 

林圭偵(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助研究員)

 

今年9月巴西博物館慘遭祝融之災的新聞傳開,大家都為失去珍貴難再得的文物感到心痛不已,這樣令人悲憤又歎惜的文物大規模毀壞,也曾在幾十年間發生於阿富汗和伊拉克,竟然令人有一種心生熟悉的感傷。連年內戰和信仰上的對立使考古遺址和博物館文物被破壞殆盡,據知僅阿富汗便有逾2700件的博物館文物遭受嚴重破壞難以復原,其餘被掠奪盜賣的數字恐怕更難以估計;就連曾被視為重要佛教珍寶(以及觀光財源)的巴米楊(Bamiyan)大佛也在2001年3月遭塔利班炸毀。昔日玄奘拖著疲憊的身軀,瞬間所見之「梵衍那國」黃金大佛也成為絕響。

Continue reading "黑暗時代的光芒、失而復得的寶藏" »


為大象林旺與馬蘭寫歷史

 

鄭麗榕(國立政治大學臺灣史研究所助理教授)[1]

 

一、大象標本寫歷史

 

唐娜.哈洛威(Donna Haraway)在探討現代科學世界中的性別、種族與自然時,提到美國自然史博物館與其中展示標本所呈現的學術政治,他說:「在每一個被架設起來的標本動物、銅像或照片的後面,都存在著眾多目的以及人和動物之間的互動,它們被重構,形成一部囊括所有重大主題的二十世紀美利堅傳記。」

哈洛威認為美國標本師卡爾•阿克利(Carl Akeley)是一位為非洲作傳的作家,作品透過精美的標本剝製術完成。動物標本展示在中央公園內自然史博物館的中心建築西奧多•羅斯福紀念館,其中民主、基督新教清教徒、冒險、科學與商業精神都顯現紀念碑般的神聖價值。訪客踏入這個「神聖空間」後,會看到揭舉道德真理的醒目銘文:自然、青年、男子氣概、國家。訪客搭上了時間機器,彷彿從令人身心俱疲的工業社會進來,被規範改換另一種歷經祭壇潔淨般的新心靈,再重新走入一座科學的伊甸園。在那裡,人與自然親密遭遇了。

標本動物在標本師或攝影家的手中成為道德劇演員,牠們一群群站立,組成一個和諧形式,被安排布置、被燈光照亮,「以等級化的布局的方式,平靜地講述著社會與家庭的故事」。或許外面非洲大陸的野生動物已瀕臨滅絕的危機,但在展示裡,透過標本剝製術,曾經毫無氣息的動物超越了死亡;牠們永遠保持一定的姿勢,肌肉綳緊,血管、皮膚皺摺突出,獲得了永生。這所美利堅博物館的非洲故事強調自然生命史的「真實性」,認為自然有其統一性,有無數被選為代表的「無瑕疵」模式標本。標本師不是唯一、獨立操作標本製作的人,這項工作往往出自一個複雜的協作與勞動系統,並且也在全球範圍內的技術與社會體制中完成。

Continue reading "為大象林旺與馬蘭寫歷史" »


「為而不有」的志業

 

林富士(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研究員)

 

  • 1942年第一部電子電腦ABC電腦(Atanasoff–Berry Computer)誕生。
  • 1946年第一部通用型的巨型電腦ENIAC成功展示。
  • 1968年7月18日Intel半導體公司正式成立。
  • 1975年4月4日Microsoft軟體公司正式成立。
  • 1981年8月12日IBM 5150個人電腦問世。
  • 1983年1月1日TCP/IP協定奠定網際網路基石。
  • 1984年1月24日首台Macintosh電腦開啟蘋果(Apple)風潮。
  • 1985年Qualcomm無線電通訊技術研發公司正式成立。
  • 1986年IBM首部筆記本電腦PC Convertible問世。
  • 1995年Amazon.com電子商務網站上線。
  • 1999年Google啟動搜索引擎。
  • 2001年1月15日Wikipedia網路百科全書正式推出。
  • 2004年2月4日Facebook社群媒體上線。
  • 2005年2月YouTube影片分享網站倡議「廣播你自己」(Broadcast Yourself)。
  • 2007年首支iPhone問世,帶動「移動」(mobile)通訊與運算模式。



螢幕快照 2017-11-09 下午12.21.20

圖1  1942年誕生的第一部電子電腦ABC電腦(Atanasoff–Berry Computer)
(圖片來源:http://www.computerhistory.org/revolution/birth-of-the-computer/4/99)

Continue reading "「為而不有」的志業" »


日記與歷史


呂紹理(國立臺灣大學歷史學系教授)

 

每個人或多少都曾經有寫日記的經驗,日記似乎是個人生命的記錄與證言。不過,史學界對於將日記做為歷史研究的材料,一直存在著正反兩面的意見。贊成者認為歷史人物的日記多半會記載當事人對於事件的第一手記錄,因此最接近歷史事實的真相;晚近文化史研究取徑興起,日記也可提供史學家探究小人物的心境、日常生活、人際交網;女性史研究者亦十分注重日記,蓋大敘事的歷史往往不見女性蹤影,唯女性日記能勾描女性自身的生命歷程。反對者則以為即使是事件當事人,也會因種種私人因素而未必將所見所聞在日記中和盤供出,或者即使記載,也多少帶著當事人的偏見而扭曲了事實;反對者也以為文化史、女性史所珍視的日記內容,不過是雞零狗碎之事,無經國濟世之用。儘管意見紛歧,但將日記適當地使用,仍然是大多數史學者所同意。

中國近代史領域裹有所謂晚清四大日記:李慈銘的《越縵堂日記》、翁同龢的《翁同龢日記》、王闓運的《湘綺樓日記》和葉昌熾的《緣督盧日記》,後來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也陸續出版了王世杰的日記,而大陸近二十年更不遺餘力地整理出版許多著名史學家的日記,如胡適、顧詰剛、吳宓;或者地方士紳冷眼觀察世變的記錄,如劉大鵬等,晚近則是蔣介石的日記最引人注目。在臺灣史的領域中,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更不遺餘力地徵集收藏日記史料、組織日記解讀班,將解讀成果出書發表,也活力旺盛地舉辦了多次的日記研討會和展覽會,將註解、研讀日記的成果公諸於世,一方面讓更多讀者了解日記,另一方面則是吸引私藏日記者能現身捐獻,日記的重要性乃日益受到學界及一般大眾的注目。一時間,原本在夜闌人靜或曉色微光中伏案振筆,刻劃自己每一天的故事,也原本只打算寫給自己觀看回覽的人生,現在藉由無遠弗屆的網路,可以讓不知不識的讀者一覽無遺。這也引發了日記「公/私」屬性的爭辯。一般人均會認定日記乃記錄個人私密經歷與心情之物,不過,也有些人的日記,被認定是為了他人觀看而寫,未必是私密真情的忠實告白。然而,不論公也罷私也好,也不管私密真情才是真實,公開暴露自己種種(有如今日的FB)恐為偽作,日記所記載的內容,就是歷史嗎?

Continue reading "日記與歷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