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鼎:一個跨越時空的文化符碼

 

許雅惠(國立臺灣大學歷史學系副教授)

 

鼎,可說是一般人最熟悉的古代文物。

毛公鼎,臺北國立故宮博物院的鎮院之寶,上面近五百字的銘文,至今仍為世界第一(圖1)。銘文內容記載西周晚期周王將家國大事託付給毛公,期許他克盡職責,為王室效忠。銅器本身的製作平平,有些地方還顯得有些粗糙,但字體渾厚古雅,佈排井然,是距今約二千八百年前的一篇金文鉅作。

除了博物館中的文物,現代社會也經常運用鼎的意象。由官方主辦的「金鼎獎」借用鼎的權威象徵,經過金鼎獎認證的圖書,必是好書。近年大行其道的文創產業,也看得到鼎,如故宮晶華盛裝牛肉麵的白瓷碗,從鼎的烹肉功能發想,結合臺灣美食,成為一種文創商品。

從鼎而來的成語也不少,問鼎中原、一言九鼎、三足鼎立,都是大家耳熟能詳的。從古自今,從官方到民間,都能從鼎汲取靈感,發想創造。鼎為何能如此深入人心?鼎的面貌何以如此多元?且讓我們一探鼎的前半生,看鼎在上古文化發源期中,是如何奠立基礎,而後能成為一個跨越時空的文化符碼。

 

1_毛公鼎-001bs
圖1 西周晚期,毛公鼎,通高53.8公分,國立故宮博物院藏。

(圖片來源:器物典藏資料檢索系統 

 

Continue reading "說鼎:一個跨越時空的文化符碼" »


來自草原的禮物(一)——東亞早期鑄銅技術的出現與形成


黃銘崇(中研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研究員

 

重器時代的塊範法

東亞大陸的青銅時代大約從西元前2,000年以後開始出現(注意那時候還沒有中國的概念),一直到春秋時代進入鐵器時代。中國青銅時代的頂峰時期大約在商代晚期(這時候實質的中國應該已經開始出現了,1300-1046 BCE)到西周早期(ca. 1046-950 BCE)之間,青銅器的鑄造作為「高科技」的工藝一直延續到春秋戰國之交,其主要技術為「塊範法」,所謂塊範法是先以陶製作與青銅器成品完全相同的陶器,燒成以後,利用陶土包覆,技巧性地切開,形成外範,並預留澆鑄銅液的孔,加以燒製。再刮去原先陶器的外表,形成內範(心型)。把內外範合起來,從澆鑄空澆鑄銅溶液,冷卻以後撥掉範就成了青銅器,通常還需要打磨,把一些澆鑄過程中的小缺失磨去(圖一)。這套程序,背後需要相當高度的陶藝(塑形、雕刻與切範),以及合金熔冶,與尋找銅、錫(鉛)材料等關鍵技術。

  001-銅器鑄造過程實驗

圖一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萬家保所主持的商代青銅器鑄造的實驗。


塊範法是十分特殊的技術,與西方的技術有很大差別,所謂西方是包括埃及、美索布達米亞、歐洲以及歐亞草原等區域,在西方銅器鑄造的方法有幾種:一種是以打擊方法製造銅器(圖二),也就是利用銅的延展性打出需要的形狀,往往可見鉚釘以接合把手、流口等附件,以及在口沿部分怕太銳利而往內卷曲。打擊銅器通常是用來製作體量較大的容器,可以節省材料。

Continue reading "來自草原的禮物(一)——東亞早期鑄銅技術的出現與形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