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宣與雜誌如何為戰爭服務?大東亞戰爭下日本的真實生活

 

林文凱(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

 

相較於其他的社會,臺灣這個位在多重帝國邊緣,經歷了日本帝國與戰後國民黨威權統治,晚近好不容易完成民主轉型的社會,其多重族群成員各自與共同經歷的歷史複雜性,以及因之而來的歷史記憶爭戰顯然是更為嚴重難解的。也因此在臺灣這個初生的民主社會,就梳理歷史記憶,以達成社會和解、捍衛民主生活方式,並讓社會持續健康發展來說,歷史教育所應擔負的社會責任顯然是更為重要且艱鉅的。

而就歷史教育來說,臺灣社會除了學校教育課程面臨的教科書與史觀編寫爭議尚未完全解決之外,實際上還面臨著世代認同差異與其他社會教育配合的問題。筆者上學期在臺大兼任講授了一門有關日治時期臺灣史的課程,期末時收到一位學生的電郵,信中分享了她對於臺灣不同世代歷史記憶、感受與認識差異的觀察與反思。信的內容很長,值得分享的看法很多,這裡只簡單引述其開頭的幾句話:

我覺得我們這一輩的問題可能是,儘管通過義務教育,習得關於日治與威權時期的基本認識,但是我們缺乏一些更身體感、更生活感的經驗——到底暴力和不自由是什麼樣子?因為我們自己沒有真正遭遇到殖民&威權統治,所以雖然我們在正式教育中,學會怎樣評價和看待過去,可是,那畢竟不是真正從自己的生活經驗中,反身性思考得來的。

Continue reading "文宣與雜誌如何為戰爭服務?大東亞戰爭下日本的真實生活" »


女人、法律和一甲子前的性別公案

 

李貞德(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研究員)

 

為了研究台灣女性司法人員的歷史,我從魏晉南北朝的故紙堆中抽身,鑽進戰後汗牛充棟的文獻檔案裡,無意間讀到一個六十年前的案件。

 

1951-08-12_中央日報 _05_日月潭中一芳魂_台南工院講師_朱振雲投水_遺日記五本信六封_可能係因失戀輕生


圖1    《中央日報》1951.8.12五版〈台南工學院講師朱振雲投水〉

 

Continue reading "女人、法律和一甲子前的性別公案" »


誌故宮開館53週年

 

許雅惠(國立臺灣大學歷史學系副教授)

 

前兩年不是剛慶祝過故宮90週年?怎麼變成53週年,是不是搞錯了?!

1965年11月12日,搬遷到臺灣的故宮博物院與中央博物院於臺北外雙溪開館。為慶賀國父孫中山(1866-1925)百年誕辰,掛上「中山博物院」的招牌對外開放。故宮開館53週年,是從這個時間算起。從此刻起,臺北的故宮走上她自己的道路,與1925年在北京紫禁城成立的故宮,分道揚鑣。2015年,故宮南部分院開幕,以「繽紛亞洲,盡在南院」為定位,更標誌新時代的來臨。

故宮官網總將博物館歷史追溯到1925年,這真是個錯誤。[1]首先,在臺北的故宮實際上是兩個博物館的聯合:故宮博物院與中央博物院。1925年成立的故宮博物院,是從紫禁城的清宮轉化而來;1933年成立的中央博物院則屬現代博物館,目標是展示現代學科的成果,包括田野考古與科學調查。兩者性格截然不同:一為陳列傳統帝制皇室文物、一為展示現代學術成果。故宮內部的文物帳冊,也把這兩個單位的典藏分得一清二楚,毫不混淆。1965年開館時以「國立故宮博物院」為名,同時掛上「中山博物院」牌匾,模糊了名稱問題。往後的時勢發展,「故宮」成為這個博物館聞名世界的名稱,不過她的性格始終與紫禁城中那個名符其實的故宮不同。究竟如何不同,且讓我們細說從頭。

 

1


圖1    故宮院區的「中山博物院」牌匾,上方小字「紀念    國父百年誕辰」。(圖片來源:nyrs)

 

Continue reading "誌故宮開館53週年" »


精神科學與現代東亞

 

 巫毓荃(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助研究員)

 

我與陽明大學科技與社會研究所王文基教授合作編輯的《精神科學與現代東亞》一書,近日將由聯經出版社出版。這本書與年中早一步出版的《不正常的人?台灣精神醫學與現代性的治理》是姐妹作,分別聚焦於精神科學的歷史與社會學研究。然而,與《不正常的人》集結首次出版的台灣本地研究論文不同,本書乃是以東亞為範圍,挑選東亞各地學者以各種語言書寫且已發表的學術論文,將其翻譯為中文集結成書。做此選擇,一方面是希望能將東亞精神科學史近年來的重要研究成果,介紹給中文世界讀者。另一方面,如本書導論所言,本書也希望能帶動對於東亞精神科學史的意義——包括精神科學史對於東亞的意義,以及東亞對於精神科學史的意義——的反思與討論。

 

圖1


圖1    《精神科學與現代東亞》封面

 

Continue reading "精神科學與現代東亞" »


黑暗時代的光芒、失而復得的寶藏

 

林圭偵(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助研究員)

 

今年9月巴西博物館慘遭祝融之災的新聞傳開,大家都為失去珍貴難再得的文物感到心痛不已,這樣令人悲憤又歎惜的文物大規模毀壞,也曾在幾十年間發生於阿富汗和伊拉克,竟然令人有一種心生熟悉的感傷。連年內戰和信仰上的對立使考古遺址和博物館文物被破壞殆盡,據知僅阿富汗便有逾2700件的博物館文物遭受嚴重破壞難以復原,其餘被掠奪盜賣的數字恐怕更難以估計;就連曾被視為重要佛教珍寶(以及觀光財源)的巴米楊(Bamiyan)大佛也在2001年3月遭塔利班炸毀。昔日玄奘拖著疲憊的身軀,瞬間所見之「梵衍那國」黃金大佛也成為絕響。

Continue reading "黑暗時代的光芒、失而復得的寶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