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vious month:
September 2016
Next month:
November 2016

October 2016

人蔘、大鯢與大蔥鴨續篇

 

洪廣冀 (臺灣大學地理環境資源學系助理教授)

 

前情提要

在上一篇文章中,我以人蔘與大鯢等物種來說明生物地理上的東亞──北美隔離分佈。進而,我帶入了十九世紀上半葉美國最重要的博物學者路易斯・阿格西,說明阿格西是如何發展此隔離分佈的解釋。簡單來說,阿格西主張,如大鯢這樣的隔離分佈,由於與青蛙的變態過程呈現著微妙的聯繫,此生物地理現象必然是造物者的意志使然。緊接著,我將阿格西的理論放在當時「物種單一起源論」與「物種多元起源論」的爭辯中考察。如阿格西這樣訴諸造物者意志的物種多重起源論,我強調,在當時美國社會脈絡中,極可能成為蓄奴論者振振有詞的「理論基礎」。蓄奴論者的推論大概是如此展開的:如果按照物種多源論的說法,黑人應當是造物者按照非洲獨特的自然環境而創造的「物種」,那麼,「我們白人」大可以心安理得地「豢養」黑人──因為這就跟豢養牲畜沒什麼不同。在此「理論視角」下,蓄奴論者認為, 廢奴論者 (往往出自宗教上的理由) 主張的「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顯然過於偽善。

Continue reading "人蔘、大鯢與大蔥鴨續篇" »


清初文獻中的王爺廟及其儀式

 

李文良(國立臺灣大學歷史學系教授)

 

王爺廟在臺灣至少可以被追溯到明鄭時代應該沒有疑問。清領後臺灣首任知府蔣毓英,在他於康熙二十四年(1685)啟動編纂的《臺灣府志》中,即登載了兩座這類的廟。一所是位於臺灣縣保大里(今臺南市歸仁)的大人廟,「其神聰明正直」;另一則是位於府城東安坊的二王廟,據稱「威靈顯赫,土人祀之」,還保有寧靖王御書「代天府」的匾額。〔1〕 值得注意的是,神的名稱被紀錄為「代天巡授之神」,而不是我們現在熟知的「王爺」。

Continue reading "清初文獻中的王爺廟及其儀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