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vious month:
August 2016
Next month:
October 2016

September 2016

從返臺到自行遣返:戰後初期日僑塩見俊二

 

林蘭芳(國立暨南國際大學歷史學系副教授)

 

塩見俊二的終戰日記

日本殖民臺灣五十年的歷史評價仍是不斷角力的現在進行式。如何看待殖民者日本人,是臺灣人必須放在心上的。對待所有的殖民者,亦然。即令如此,我們如何從中挖掘,並返照自己的心性與面貌,借鑑之,超越之?

那是2007年夏天。經由日本老師介紹,我和學姊到了日本四國,學姊去尋訪坂本龍馬遺跡,我留在高知縣立圖書館調查資料,首次遇見「塩見文庫」。它是塩見俊二(1907-1980)以個人資力蒐集6萬7千餘冊圖書所設立的私人圖書館,2003年寄贈於高知縣立圖書館。

愛書人塩見俊二的座右銘是「以愛成就理想」,於今設立在土佐市的銅像,是他坐著看書的樣貌,這是個愛讀書的國會議員。〔1〕相信書中的知識來源,都成為他問政的政治資源。愛書的他,聽說常出沒在日本古書街神田町或是丸善書店。塩見文庫中,歷史類書籍不少,文學類更多,不乏英語、德語、法語、華語等學習語言的書籍。在他擔任參議員的年代,1960年代買入的書籍有《現代的政治家—被期待的人》,還有1970年代買入的《實力者的條件》一書,從書名或可窺見他的自我要求。

畢業於東京帝大法學科政治部的塩見俊二,後來以擔任主計、財政官員見長。他所成立的「塩見財政研究所」,於1964年出版《外から日本を見る》一書,透露出由他者眼光來透視日本的研究觀點。分析局勢,推測未來的眼光,在他晚年出版的《秘錄.終戰直後の臺灣—私の終戰日記》一書中,亦可見之。不過,他所分析的是1945-1946年之間臺灣的情勢。

Continue reading "從返臺到自行遣返:戰後初期日僑塩見俊二" »


梅毒:一個科學事實的發生與發展

 

陳恒安(國立成功大學歷史學系副教授)

 

前言:神主牌作為擋箭牌

這個故事恐怕有點無聊,得試試放大絕,拿神主牌當擋箭牌,看看讀者是否能多少將頁面往下滑。這裡要談的是一本科學史哲小書裡有關梅毒的小故事。梅毒在書中是個重要案例,但這本書到底有多神,值得柑仔店讀者滑動手指?寫下《科學革命的結構》的孔恩,在1962年原書的序中表示他讀過此書,且表示作者「預見了許多我的觀點。」〔1〕 啟發經典的前經典,究竟是什麼樣的小書呢?真是令人感到好奇。順著孔恩留下的訊息往前者,我們會發現,原來這本書就是波蘭學者弗萊克 (Ludwik Fleck) 於1935年以德文出版的《一個科學事實的發生與發展:思維樣式與思維集體學說導論》(Entstehung und Entwicklung einer wissenschaftlichen Tatsache: Einführung in die Lehre vom Denkstil und Denkkollektiv)。

Continue reading "梅毒:一個科學事實的發生與發展" »


廢棄物或安樂園:歷史中的動物安葬故事

 

鄭麗榕(國立政治大學臺灣史研究所助理教授)

 

埋葬另一種家人

威廉斯像哀悼兄弟一樣哀悼班杜拉,把他當戰爭英雄來埋葬。在印緬境某處有個紀念碑,一棵「為仁善而保存」的巨大柚木上,刻著這些文字:「班杜拉,1897年出生,1944年戰死」。〔1〕

這段文字是關於一個人如何處理他弟兄的後事,特別的是,這位弟兄是一頭緬甸象。2014年出版的威廉斯(James Howard Williams, 1897-1958)傳記裡,描寫了這名英國人如何深深被這頭象吸引,他們同年同月出生,1920年雙方23歲時在東南亞叢林相遇,相知互信,和其他人與動物在叢林共組家庭,在戰爭時期同時體驗了戰火的回憶。班杜拉去世後,威廉斯鋸下他左側獠牙當成護身物一生保存,埋葬他,為他立碑,藉以追想紀念。

Continue reading "廢棄物或安樂園:歷史中的動物安葬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