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銘崇 Feed

商王洗澡,要洗熱水!不洗熱水,洗不乾淨!

 

黃銘崇(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研究員)

 

導論

 

2018年的5月剛結束就已經有很多天飆破攝氏37度,炎炎夏日提前報到,身上老是黏踢踢地,不禁想起多年前一個廣告詞:「夏天洗澡,要洗熱水!不洗熱水,洗不乾淨!」經過幾十年,雖然已經不記得廣告啥東西,但是這句話好像會在耳邊縈繞,炎炎夏日能夠洗個熱水澡的確很舒服。現在台灣家家都使用熱水器,想要用熱水洗澡,水龍頭開熱水即滾滾而來。但是如果我們把時間往前撥3200~3300年,處於黃河流域的商代晚期(ca. 1300-1050 BCE),夏天天氣熱不熱?當時的貴族究竟怎麼盥洗?如何洗澡?到底用不用熱水?

這雖然是個小問題,卻有一些材料可以討論。不過,傳世文獻記載派不太上用場,主要依賴考古材料。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的前輩九十年前在安陽殷墟的發掘,加上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接力發掘,給了我們一些線索。這些材料來自四、五個彼此有關聯的不同脈絡,以下分別說明。

Continue reading "商王洗澡,要洗熱水!不洗熱水,洗不乾淨!" »


人文學者適合擔任台灣大學校長嗎?—— 一個人文學的觀點

 

黃銘崇(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研究員)

 

頂尖、卓越掛嘴邊

 

多年以前在中興大學合聘時,每次上課進入校園都會看到巨大的標語「興大九十新氣象,邁進國際成頂尖」兩條巨大直幅紅布條,這真是一個空泛的、無意義也難以達成的口號。在行政大樓掛這樣的標語,看起來更像中學,絕非一個頂尖大學的行為(其實對於這個以農起家的中興大學,個人以為以下這組目標:公眾接軌public engagement、多元性diversity、與永續性sustainability。特別是永續性,非常適合學校的既有性質,也是可以進一步強化的極佳的目標)。差不多在同一時間,正好上台灣大學的網站找資料,看到台大有七位教授,獲得很高的研究獎項(好像是科技部的傑出研究獎),台大校方把這則新聞放在首頁,在這則新聞上,這七位應該是神通廣大的研究者,拿著獎狀排排站照相,看起來像七個小矮人;使得所有「頂尖」、「傑出」與「卓越」的氣勢,一掃而空。真是佩服這群負責台灣大學門面的人,化神奇為腐朽的驚人能力。這還是在台灣自稱是「dragon head(李嗣涔前校長在對外賓時的發言)」的大學。所以,有一個學期的第一堂課,忍不住收集了一些真正全世界而言的頂尖大學的資料(主要是美國),包括學校的網頁,校園的不同面貌,還有校長等資訊,讓學生略窺頂尖大學的面貌。

最近正值國立台灣大學校長遴選期間,由於前任校長楊泮池因為捲入論文作假的風暴下台,很意外地,在候選人名單中出現了三位人文社會科學的學者,以及一位女性,此乃前所未見。難道這是一個轉機?不過,馬上看到有些朋友的議論:「人文學者擔任校長行嗎?會不會有太理想化的問題?」此類議論,在工程與醫學掛帥的台灣乃屬常見。使我忍不住再翻出以前的帳本,進一步地整理,下表包括美國一些頂尖大學,主要是八所常春藤盟校(Ivy League),加上麻省理工學院(MIT)、史丹佛大學、芝加哥大學、和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都是台灣人耳熟能詳的名校。包含學校與創立年代、從西元2000年左右迄今的兩任或三任校長,學術領域與性別。

Continue reading "人文學者適合擔任台灣大學校長嗎?—— 一個人文學的觀點" »


商人服象--事實與想像

 

黃銘崇(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研究員)

 

商人「服象」與象之南遷

 

在現代的考古學發達以前,我們對於「古代發生什麼事情?」、「哪裡有什麼東西?」只能依賴傳世文獻記載。《呂氏春秋・古樂》中有一段:「商人服象,為虐于東夷。周公以師逐之,至于江南。」一般的解釋是說,商代的人馴服了大象,以暴虐東夷。周公以部隊驅逐象群,將它們趕到了江南。這則記載經常與《孟子・滕文公下》的另一段文字一併討論:「周公相武王,誅紂、伐奄,三年,討其君,驅飛廉於海隅而戮之,滅國者五十,驅虎、豹、犀、象而遠之,天下大悅。」此段文字的意思是周公輔佐武王,誅殺紂王,接著討伐東方的奄國,歷經三年而擄獲其國君,追逐飛廉到天涯海角並且把他殺了,一路上消滅的國家有五十餘個,把虎、豹、犀、象驅趕到遠方,於是天下大悅。這些記載經常被認為是史實。

Continue reading "商人服象--事實與想像 " »


越人哀歌——重寫一個「魯蛇」歷史的可能性(下)

 

黃銘崇(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研究員)

 

三、「古越文化」的考古學

 

05越南花祿文化出土陶印模
圖5 越南清化花祿遺址出土的幾何印紋陶的陶印模(花祿文化2,000-1,500 BCE)。

 

前述語言學論證與DNA資料,幫助我們釐清了過去學者有關「什麼是越?」的猜測。我們暸解到古代漢語文獻所稱的「越」是指一群使用南亞語系語言的人群,而DNA的材料更提供了一個大體的時空框架:屬於南亞語系的越人約在65,000年前出現於印度半島西邊,喜好相對溫暖的環境,一路追逐大型獵物往東,進入中南半島。當時尚屬大冰河期,海水面下降,中南半島和許多東南亞島嶼間的陸棚現出水面形成「巽他古陸」,越人大約在30,000年到14,000年之間,遍佈於巽他古陸,與更早前已經在此居住的矮黑人等族群相遇。部分人口繼續往東與往北,往北者進入雲南、廣西、貴州、湖南、湖北等地,往東者約在26,000年以前與另一群南島語系人群並肩,順著南海的陸棚進入海南、廣東、福建與浙江,並且穿越南嶺到達江西、安徽(以上參照本文上篇)。DNA與語言學的搭配,使我們可以看到上古越人的模糊身影,以及他們的後代殘留在現代人群之間,有些仍為群體,只是被歸類為少數民族;有些則已經失去族群的認同,混跡於漢人之中。另一方面,傳世文獻則展示了歷史時代越人參與中原漢語系王朝的政治競爭,雖然曾經稱霸一方,最終卻消失於歷史版圖的歷程。然而,DNA與傳世文獻之間尚有很大片的空白,是否有材料可以填補DNA與傳世文獻之間的巨大空隙?

 

Continue reading "越人哀歌——重寫一個「魯蛇」歷史的可能性(下)" »


越人哀歌——重寫一個「魯蛇」歷史的可能性(上)

 

黃銘崇(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研究員)

 

導言

十幾年前有一部中國電影《夜宴》,故事的時代背景為五代十國,是從傳為五代南唐顧閎中的名畫《韓熙載夜宴圖》得到靈感而寫的劇本。劇中有一首《越人歌》,《越人歌》出現在《夜宴》裡是一個時空錯置,五代十國時期「越人」基本上已經從歷史舞台消失,春秋時代的《越人歌》應該也無緣被傳唱。

《越人歌》實際上是劉向《說苑‧善說》裡談到一個楚國故事,引了一首以越人語言唱的歌,以32個漢字來標音, 歌是:「濫兮抃草濫予?昌枑澤予?昌州州湛,州焉乎秦胥胥,縵予乎昭,澶秦踰滲,惿隨河湖。」並且又有「越譯」,也就是能把越語翻成楚語的通譯者的翻譯:「今夕何夕搴中洲流,今日何日兮,得與王子同舟。蒙羞被好兮,不訾詬恥,心幾煩而不絕兮,知得王子。山有木兮木有枝,心說君兮君不知。」 藉由此記載我們可以看出「楚語」(一般被認為是周代「漢語」的一種方言)與「越語」不同,需要通譯。春秋時代在長江中游一帶的越人,為當地的原住民。而楚國自北而南,在長江中游立國殖民,控制當地的「越人」,有不少越人為楚國貴族奔走服務,有不對等的階級與族群的上下關係。這段故事也可看出越人有屬於自身族群的歌謠,從內容看來文化水準也頗高。那麼,「越人」究竟是什麼樣的人群?「越人」的蹤影何在?和現在的越南和廣東簡稱「粵」有無關聯?更重要的是我們為何要了解古代的越人?

我們知道中國歷史書寫有「成者為王,敗者為寇」的特性,因為歷史始終是「勝利者(穩拿)winner」所寫的,所以「失敗者(魯蛇)loser」在歷史書寫中往往顯得更「魯」,歷史學柑仔店的讀者在此之前應該已經讀到了最著名的商末紂王如何被加上種種罪狀,以及在當時的歷史論述是如何形成。面對過去歷史書寫的不平衡,作為一個歷史學家,總希望能夠平衡地觀察上古時代的穩拿與魯蛇。不過,筆者並非對紂王這樣的人物特別感興趣,重要的是勝負之間牽涉到的往往是整個族群,所以弱勢族群的歷史變遷才是我想了解的,也是可以從現代的各種資料(環境變遷、基因、考古等)細緻研究逐漸釐清的。

在早期的中國史中曾經有一個族群百越,就是典型的「魯蛇」,曾經佔有幾乎整個長江以南,但是現在僅留下越南與廣東還簡稱「粵(=越)」,還有一些地處西南的「少數民族」,已經有了新的自我認同,但彼此不相聯繫。為何曾經佔有東亞半壁江山,今日卻變得如此促狹?流傳文獻如此侷限,今天還有希望得到幾分的真相嗎?本文希望探索這種可能性,材料是筆者進行其他研究時摘錄整理的,從資料彼此關聯看到的有趣線索,或許真能重寫這段魯蛇的歷史。本文討論的當然不是定論,更像是一個提案,也許未來台灣的年輕學者可以進行跨領域的合作研究,讓「越的歷史」得以釐清。這是一個困難的課題,要講清楚說明白不容易,本文將分成兩部分,上部講傳世文獻所見的越,以及語言與基因資料顯現的曙光。下部分講考古材料與基因資料的對應,並進行文獻、環境、基因、考古整合的嘗試。

 

Continue reading "越人哀歌——重寫一個「魯蛇」歷史的可能性(上)" »


來自草原的禮物(二)-「畜牧者」新識

 

黃銘崇(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研究員)

 

緣起

若干年以前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辦了一個借展,主要的展品借自中國的內蒙古自治區,此一展覽與草原文化與騎馬文化有密切關係,所以主辦單位原本擬了一個展覽主標題叫做「八千年金戈鐵馬」,這個標題送到當時的院長杜正勝手上時被「打臉」,因為內外蒙古地區的騎馬文化,並非如主辦人所想像的——自古以來即是如此,而是西元前八世紀以後才開始的。而且金戈與鐵馬係不同時期的產物,兩者會「碰撞」在一起,純屬文學式的想像。策展單位最後改了一個比較平實的展覽標題。此種對於古代環境與他者文化的誤解是很常見的。

畜牧者出現在東亞地區是相對晚的,大約在距今4000年開始,他們開始進入新疆,並且帶來了牧牛羊這種新的技術。這些自西迤東的新來者是高加索人(白種人)。當時這種營生方式,對於長城內外一帶的農業兼狩獵採集者而言是新鮮的,但或許只是帶來了打獵和家豬以外另一種肉類的來源。卻沒想到,在隨後發生更嚴酷的環境變遷考驗下,畜牧這種營生方式挽救了很多人的性命,這是筆者下「來自草原的禮物」 主標題的原因之一,畜牧的技術成為救命的禮物。這些被環境驅使改變生活方式的人群,成為東亞北部地區早期的畜牧者,經過幾百年以後他們的後代發展成遊牧社會,進而在歐亞大陸的歷史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也與農業族群展開了仇恨與誤解的糾葛。

在這篇文章中,我們要回到距今3500年前到3000年前的長城內外一帶,主角是這群早期畜牧者,他們活動的舞台北越蒙古共和國,達南西伯利亞的森林草原帶,南到山西太原-北京一線,西抵新疆的西界,東至遼寧西部,可以視為一個「環戈壁」的青銅器文化。他們以最適應此一地區生態環境的生活方式過活,有著共享的青銅器文化,但卻可能包含著各色人種,也與不同次區域的小群體農耕者形成互利共生的關係。他們與龐大的中原農業王朝(商與周)的互動,有受益的一面,也有受害的一面。筆者期待本文的讀者暫時忘卻傳世文獻教導我們的「東夷、西戎、南蠻、北狄」的刻板印象,試著從這群早期鄂爾多斯青銅器主人的主體觀點來認識這些草原族群。

 

Continue reading "來自草原的禮物(二)-「畜牧者」新識" »


來自草原的禮物(一)——東亞早期鑄銅技術的出現與形成


黃銘崇(中研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研究員

 

重器時代的塊範法

東亞大陸的青銅時代大約從西元前2,000年以後開始出現(注意那時候還沒有中國的概念),一直到春秋時代進入鐵器時代。中國青銅時代的頂峰時期大約在商代晚期(這時候實質的中國應該已經開始出現了,1300-1046 BCE)到西周早期(ca. 1046-950 BCE)之間,青銅器的鑄造作為「高科技」的工藝一直延續到春秋戰國之交,其主要技術為「塊範法」,所謂塊範法是先以陶製作與青銅器成品完全相同的陶器,燒成以後,利用陶土包覆,技巧性地切開,形成外範,並預留澆鑄銅液的孔,加以燒製。再刮去原先陶器的外表,形成內範(心型)。把內外範合起來,從澆鑄空澆鑄銅溶液,冷卻以後撥掉範就成了青銅器,通常還需要打磨,把一些澆鑄過程中的小缺失磨去(圖一)。這套程序,背後需要相當高度的陶藝(塑形、雕刻與切範),以及合金熔冶,與尋找銅、錫(鉛)材料等關鍵技術。

  001-銅器鑄造過程實驗

圖一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萬家保所主持的商代青銅器鑄造的實驗。


塊範法是十分特殊的技術,與西方的技術有很大差別,所謂西方是包括埃及、美索布達米亞、歐洲以及歐亞草原等區域,在西方銅器鑄造的方法有幾種:一種是以打擊方法製造銅器(圖二),也就是利用銅的延展性打出需要的形狀,往往可見鉚釘以接合把手、流口等附件,以及在口沿部分怕太銳利而往內卷曲。打擊銅器通常是用來製作體量較大的容器,可以節省材料。

Continue reading "來自草原的禮物(一)——東亞早期鑄銅技術的出現與形成" »


回眸318


黃銘崇(中研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研究員)



無法完整描述的318公民運動

318公民運動中有很多屬於社會學、政治學、法律的課題,老實說我並不專業,不熟悉,也沒有很大的興趣,應該也會有其他人來寫。雖然我是一個歷史學者,但是我的研究段落太古老,與現代公民運動真還是八竿子打不著。所以,這篇文章既不是一個有系統的報告,也不是什麼完整的歸納,只是把我從2014年318起的公民運動到目前這段期間所見到、聽到的一些事、甚至心中的懷疑彙集起來,拉雜地寫出來。

作為一個歷史學家,我之所以敢如此「不負責任」地寫,最主要的原因是318公民運動是一個沒有人可以「完整描述」的行動。因為訪談的人夠多,我唯一清楚的事是:了解即使是運動的「核心人物」也無法全面掌握此一運動的全貌。「無法完整描述」給了我片面描述的藉口,就讓它是一個片面的說辭吧。我相信這樣片面的文字愈多,就愈可能趨近事實。我的期望是能夠提出更多的疑點,那麼未來執政者在政府資訊透明化的壓力下,可以把很多資料解密,讓一些內幕水落石出。

本文限於作者本身所知,如有不正確、周到之處,請讀者們協助、指正。讀者如果想閱讀一個四平八穩的「報告」式的內容,可以選擇維基百科上的「太陽花學運」等條目,但是這上面的內容,為了避免有爭議之處,或許就會忽略掉最精彩的部分。

 

Continue reading "回眸318" »


「巨量資料」概念下的史料收集與歷史書寫


黃銘崇(中研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研究員)

 

緣起


318公民運動發生幾天後,我與家人一同至立法院週邊現場,一方面是表達對此一運動的支持,不過,更重要的還是進行歷史觀察。經過幾天觀察,我們研判這場公民運動有可能會是一個改變台灣歷史的重要事件。而且,隨著佔領立法院的行動之後,媒體與社群網站上出現爆量的論述、創意作品、照片、影片產生,在立法院的議場內以及濟南、青島東路上,也出現了大量的海報、文宣、小冊子和各種創作活動。有藝術史研究者與藝術創作者認為這是一個前所未見精彩無比的「無策展人的藝展」,也有人以為這是一個隨時在變動的新型藝展,不論從藝術的、文學的角度都相當引人注目。於是乎興起要在第一時間建立平台收集史料的念頭。

Continue reading "「巨量資料」概念下的史料收集與歷史書寫" »


解構炎黃神話


黃銘崇(中研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研究員)


318公民運動以來,有不少同學可能會面臨家庭革命,會被長輩要求不要「忘本」,嚴重的甚至被責備不要「數典忘祖」。鳳凰衛視的一位中國「專家」也一直說,如果馬英九退回服貿,那麼他就是「背叛祖國」。我曾經在史語所博物館的通俗演講裡講述考古資料所建構的古代史,並且批判過去將神話當作上古史的一部份的論述。聽者中有一位國中老師,對於以考古學資料為主討論的中國上古史,感到無法理解。她以為失去了黃帝、炎帝這段「歷史」,我們的根源就斷了,如何教導自己的子孫?以上這些現象,長輩們都是基於相同的思路,我把它稱為「炎黃子孫」的思維模式,它假設我們大家都是炎帝、黃帝的後代。

Continue reading "解構炎黃神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