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 Feed

酒池肉林的紂王形象是如何出現——談武王征商的歷史論述

 

許雅惠(國立臺灣大學歷史學系副教授)

 

中國歷史經常被視為是一連串的循環,重複著王朝的興盛與衰亡。一個王朝滅亡的原因有很多,但不外乎無能的君主搞得天怒民怨,一位英雄揭竿而起,率領他的正義之師歷經失敗,最終推翻無道昏君,建立新政權(其中不少為「農民革命」——二十世紀共產主義的史學家如此稱呼)。這是一種歷史書寫的模式,以昏君與英雄的對比,解釋舊王朝之所以亡、新王朝之所以興的原因。

究竟一個無道昏君是否無道?一支正義之師有多正義?現代的我們無從下這種道德判斷,但我們知道在這個歷史事件中,一個統治者被另一個統治者取代了,而且經常是通過血腥暴力的手段。這樣的亡國/開國論述起源很早,東周文獻經常將亡國的夏桀、商紂並稱為暴君,對比於開國的商湯、西周文武之好德。《史記・殷本紀》還生動地列舉紂王的罪狀,包括以酒為池、懸肉為林,使男女裸體追逐其間,通宵達旦縱情聲色。有意思的是,據說牧野會戰之前,姬發也曾列舉商紂一連串的罪名,說他聽婦人言、疏於祭祀、遺棄兄弟、任用罪人,當中並沒有提到他沈溺於酒(《尚書・牧誓》)。商亡之後,紂王的罪行似乎隨著時間被越放越大。在歷史書寫中,這個好酒淫樂的紂王形象是如何出現?周人的征商論述又是如何形成?

且讓我們回到公元前十一世紀中葉冬季十二月的甲子日。

Continue reading "酒池肉林的紂王形象是如何出現——談武王征商的歷史論述" »


318:以創意替代暴力的革命


祝平一(中研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研究員)

歷史學家通常待在圖書館裡閱讀歷史,在書齋裡書寫歷史,卻很少有機會站在歷史的關口,看著歷史演變。歷史學者是過去的先知。我們從容不迫地開卷展籍,以時間的終點為起點,追溯和詮釋歷史的發展。但當歷史的關鍵時刻突然降臨,我們尚未來得及細思,便已被捲入歷史的洪流,成為歷史的一部分。我們無法旁觀,也因失去了以往的優容,而不知所措。歷史學家在歷史的關鍵時刻也不過似眾生般的一抹淡影,甚而失語。

Continue reading "318:以創意替代暴力的革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