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恒安 Feed

梅毒:一個科學事實的發生與發展

 

陳恒安(國立成功大學歷史學系副教授)

 

前言:神主牌作為擋箭牌

這個故事恐怕有點無聊,得試試放大絕,拿神主牌當擋箭牌,看看讀者是否能多少將頁面往下滑。這裡要談的是一本科學史哲小書裡有關梅毒的小故事。梅毒在書中是個重要案例,但這本書到底有多神,值得柑仔店讀者滑動手指?寫下《科學革命的結構》的孔恩,在1962年原書的序中表示他讀過此書,且表示作者「預見了許多我的觀點。」〔1〕 啟發經典的前經典,究竟是什麼樣的小書呢?真是令人感到好奇。順著孔恩留下的訊息往前者,我們會發現,原來這本書就是波蘭學者弗萊克 (Ludwik Fleck) 於1935年以德文出版的《一個科學事實的發生與發展:思維樣式與思維集體學說導論》(Entstehung und Entwicklung einer wissenschaftlichen Tatsache: Einführung in die Lehre vom Denkstil und Denkkollektiv)。

Continue reading "梅毒:一個科學事實的發生與發展" »


無感的歷史課?


陳恒安(國立成功大學歷史學系副教授)

 

大學中的歷史課到底有什麼問題?


不同場合,經常聽到類似說法:學生都把歷史課當成營養學分,特別是過去屬於共同必修的那類歷史課。來自教師的抱怨固然反映某種現實,但是,情況真的有那麼糟嗎?問題究竟在哪邊?是歷史學的問題?通識的問題?還是通識歷史教學的問題?在臺灣歷史教學學術化程度不高,老實說,我猜,我們可能也說不清楚問題究竟出在哪邊。

我有多年通識教學經驗,但真的也還未曾開過所謂的外系歷史課。當然,我的選修課,有些可開放外系選修,並可承認為「共同必修」。這些行政細節並不是重點。重點是自己的確擁有面對不同系所學生的經驗,也的確看到一些大學生不喜歡歷史課,或至少看起來對於上課不怎麼投入。只是,光從自己經驗,能推論出這是普遍現象嗎?話雖如此,我們還是可以不時從各式管道,聽到許多老師反應學生普遍不喜歡。我想問的還是:真的嗎?就算學生不喜歡歷史,認為歷史只不過是死背過往之事,無聊。我還是不得不自己再問自己一次,這個不喜歡,是不喜歡歷史的因?還是果?

 

Continue reading "無感的歷史課?" »


如何藉普及歷史知識以強化歷史學者社會參與?


陳恒安(國立成功大學歷史學系副教授)


本文是兩年前的一個會議講稿,我參加的場次關注焦點有二:普及歷史知識,以及強化歷史學者社會參與。我仔細思考了場次題綱的敘述(即本文題目),覺得有些模糊。首先,若光從「藉普及歷史知識」的說法,似乎推敲不出學界是否對「普及歷史知識」已有共識,或者起碼的共同想像。如果沒有,或許我們有必要先釐清一些問題,例如:何謂普及?如何普及?誰有資格普及?普及歷史知識的什麼面向?其次,「強化歷史學者社會參與」,在這次的會議脈絡中,似乎將「普及」視為可能的參與形式。連結兩者,雖有許多地方仍值得探討,但並無不妥。甚至,我覺得這樣的連結與追問,具有意想不到的基進意涵。因為,為了討論「普及」,我們勢必難以迴避當代學院歷史學的特性、任務、對象與範圍等等的反省。我覺得,這些問題多多少少與歷史系新生經常提的大哉問有點關係。大一新生經常問的「歷史是什麼?」「學歷史能做什麼?」不就是為了想進一步掌握歷史作為學科或學術領域的研究對象、範圍、方法以及其存在的意義與目的?歷史系雖然非以職業為導向而設立,但是若回答新生時只能用老梗,恐怕無法滿足熱愛歷史的年輕心靈。

 

Continue reading "如何藉普及歷史知識以強化歷史學者社會參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