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文華 Feed

從歷史書寫到網路平台:填補醫病對話的過去與當下

 

郭文華(國立陽明大學科技與社會研究所教授)

 

希波克拉底有言,醫學這門藝術包含醫師、病人與病。醫師為醫學服務,病人與醫師並肩共抗疾病。這段話看似簡單,但含意深遠。從歷史上看,醫病關係的演化不僅關連現代醫學的興起,更涉及醫療專業的分化與體制化。而醫病之間不但有個人的信任,有對治療理念的信賴,還有外在制度與組織的保障。從這個觀點看,醫病關係是當代醫療的縮影:醫院成為主要治療場域,臨床工作有精細的分工與程序,國家則透過保險給付與醫療機構與人力的管控,介入原本單純的治療關係。

且不論愈來愈顯眼的醫病糾紛報導,對許多第一線工作者來說醫病關係確實不同以往。以張天鈞教授對外科、內科、婦產科與小兒科「四大皆空」現象的批評來說,他分享醫病關係的美好時光,指出當年不想被認為成績差而選擇內科,而病人也以醫病互動回報他的選擇。他表示:「…我從不曾擔心病人會告我,反而為了病人送我的活鵝和會動的螃蟹而煩惱;至於如果全部喝下去,必定酒精中毒,但擺著又佔空間的酒,那就更不用說了。…大家和醫師相處很好,醫師十分受人尊重」。

 

Continue reading "從歷史書寫到網路平台:填補醫病對話的過去與當下" »


從書寫者的史觀到歷史書寫的民族誌

 

郭文華(國立陽明大學科技與社會研究所副教授)

 

我的研究牽涉過去,也會提,但算不上專業研究者。雖然如此,最近課堂上被問到研究法的問題,讓我想起科技與社會研究(science technology and Society Studies,或稱STS研究)怎樣處理當代的書寫爭議。

問到的是中研院黃彰健院士的二二八事件研究。同學翻出某政治立場鮮明的部落格,其中轉載已過世的外交官陸以正的投書,為黃院士的《二二八事件真相考證稿》抱不平。陸以正認為黃院士著作等身,晚年因「對二二八真相發現很多懷疑不解之處」,因此「以史家一絲不苟的態度,抽絲剝繭地辨明事實」,將當時文件交相比對,完成近六百頁的翻案巨著,提出彭孟緝出兵並無不當的新見解。

 

Continue reading "從書寫者的史觀到歷史書寫的民族誌" »


看破數字—從漢生病看殖民的邊緣治理(下)

 

郭文華(國立陽明大學科技與社會研究所副教授)

 

上一篇文章回顧殖民邊緣的「現身政治」與日治時期一直沒數清楚的漢生病患。相對於官方的保守調查,專家與官僚則不斷估計,推估數字之間的差距也很驚人。

 

估計者

青木

大勇

宮原敦

光田

健輔

戴仁壽

石井保

上川豐

推估時間(年)

1,901

1,919

1,926

約1,926

1931

1,931

預估患者數(人)

28,800

超過

20,000

2,000

4,000

3000

約5000


表1 1901年到1931年之間漢生病醫師與官僚的漢生病患數估計

 

在處理過估計最多與最少的兩個數字後,本文繼續從估計數字的動態,看殖民官僚如何想像與處理漢生病患。

 

Continue reading "看破數字—從漢生病看殖民的邊緣治理(下)" »


看破數字—從漢生病看殖民的邊緣治理(上)

 

郭文華(國立陽明大學科技與社會研究所副教授)

 

一、政治的數字,數字的政治

如果本文準時出刊,那應該是2016總統大選前夕。我不是名嘴也不算命,看不清屆時誰輸誰贏。但清楚的是,在這個關鍵時刻選情的數字分析將會是討論重點,徹夜不休。

確實。不只是政治,數字是現代生活的基底,天天使用,無處不在,但很少人留意它們如何產生,意義為何。以2014年三月《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的爭議來說。當時學生進入立法院,號召大眾於三月30日站出來,讓政府「看見人民的力量」,而這場遊行的人數成為爭論焦點。維持秩序的警政署發佈當天僅有11萬6千餘人,但主辦單位卻認為現場超過50萬人,是政府低估影響力。許多媒體也在現場,但對總人數沒有定論,網路也有以各種公式,或比較過去幾場號稱「百萬」的遊行活動,推估參加的合理人數。

 

圖1 2014年三月30日太陽花運動遊行照片

圖1 2014年三月30日太陽花運動遊行照片
(圖片來源:「中時電子報」,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40331000301-260102

 

本文不討論那場遊行的確實人數,而在意公眾如何以數字來「現身」。相較過去用投票反映民意,現在的民意不但即時,而且與數字習習相關。這些民意不限於遊行,也不見得是簽名連署,而也可以是按「讚」人數或粉絲數。雖然它們形式不同,但重點都是集體的數字呈現。

Continue reading "看破數字—從漢生病看殖民的邊緣治理(上)" »


疑惑―藥物開發與法規管理的歷史偶然

 

郭文華(陽明大學科技與社會研究所副教授)

 

最近重看2014年二月才過世的金像獎影帝Philip Seymour Hoffman與影后Meryl Streep主演的電影《誘惑》(Doubt,2008)。故事發生在1960年代的紐約,由Streep飾演的保守教會學校校長Sister Aloysius懷疑活躍在學校的開明神父Flynn(由Hoffman飾演)猥褻教會的學生。神父挺身為自己辯護,而校長在談判中聲稱查出神父過去早有前科。在重重疑雲下,神父自願離開學校,卻得到升遷。而送走神父之後,充滿疑惑的年輕修女Sister James知道校長捏造故事,但校長堅持她用意良善,因為她相信神父確實犯下淫行,因此才沒有否認。

值得玩味的是,即便如此,Sister Aloysius最後崩潰,對Sister James坦承「我有疑惑,我這樣疑惑啊」(I have doubts; I have such doubts)。她疑惑什麼呢?一個解釋是她對校會系統的懷疑;她質疑的Flynn神父可以在犯罪後一路升遷。但更深沈的或許是她對其作為與信仰的全面質疑:在服事天主多年後,為何她會用如此偏執的作法,在沒有具體證據下指控神職人員,而且還沒有讓她認定的罪人得到報應?在上帝眼中她真的做對了嗎?


01電影「誘惑」海報。資料來源:Wikipedia
電影「誘惑」海報。(資料來源:Wikipedia)

Continue reading "疑惑―藥物開發與法規管理的歷史偶然" »


解開鍵盤的身世密碼(下):倉頡與注音輸入的文化史


郭文華(國立陽明大學科技與社會研究所副教授)

 

倉頡、個人電腦與漢字基因

轉到左下角,與大易字根相對的,是更早研發,也是中文輸入法的代名詞的倉頡字根。從電影《明日帝國》(Tomorrow Never Dies,1997)的一個場景,可看到它在西方世界的地位。號稱在劍橋大學得到東方語文學位的007情報員龐德(James Bond),在越南的某情報站看到電腦,便跟華人情報員林慧(楊紫瓊飾演)說他要來負責聯絡。結果,看到所謂「全中文」鍵盤後龐德傻眼,央求林慧過來處理。

鍵盤_2_01

電影《明日帝國》中出現的全倉頡鍵盤。(作者翻攝該片DVD)

對台灣觀眾而言,這自然不是學過中文就可以上手的電腦介面。某種程度上,它可算得上是「台灣之光」或「華人之光」;在電影中它擠掉英文字母,獨自站上鍵盤中央,體現亞洲崛起,運籌世界的夢想。

Continue reading "解開鍵盤的身世密碼(下):倉頡與注音輸入的文化史" »


解開鍵盤的身世密碼(上):QWERTY與大易輸入的社會史


郭文華(國立陽明大學科技與社會研究所副教授)

 

看見「四角密碼」

我在生醫為主的研究型大學服務,研究科技醫療與社會,因此在「歷史柑仔店」裡我似乎理所當然要賣「技術」,或者說與科技相關的歷史。但是,要讓技術的發展歷程對愛好歷史的朋友「有感」也不是容易的事。在我們這一行裡有好幾個優秀的「說書人」,比方說上個月才來台灣的殖民史家David Arnold,他新近出版的Everyday Technology: Machines and the Making of India's Modernity(Chicago University Press,2013),裡面便以腳踏車、縫紉機與打字機為例,看到殖民治理下的印度,透過西方技術引進所引發曲折的技術現代性(technological modernity)。
 

鍵盤_1_01

Everyday Technology的封面。

我不善說書,不過卻是日常技術的重度使用者,因此我現買現賣,跟大家分享一個時時都用的技術,鍵盤。在提個款都得先鍵入密碼的數位時代,要講沒見過電腦,沒碰過鍵盤的人還真難找。不管是掛BBS、上Line或臉書,都得靠鍵盤下達指令。這個橫豎有一百多個鍵,有功能、有數字與加減乘除、有ABCDE字母的長方面板,是我們與電腦的主要溝通工具。電腦再怎樣威,沒鍵盤也使喚不動它。

Continue reading "解開鍵盤的身世密碼(上):QWERTY與大易輸入的社會史" »


政治的山寨


郭文華(國立陽明大學科技與社會研究所副教授)


今年春天讓同學看荷蘭黃金時代畫家維梅爾(Johannes Vermeer,1632-1675)在台灣民主紀念館(原中正紀念堂)中正藝廊的展覽「珍珠之光―透視維梅爾」(7月2日起移展高雄國立科學工藝博物館)。這位畫家傳世作品不多,散在世界各地。因此,這個展覽不展出真跡,而是以複製技術讓作品「聚在一起」。如主辦單位強調的,這項展覽「用各種不同的教育角度、最新數位印刷技術、多樣的操作體驗,透視維梅爾這位謎樣的畫家」。

當然,許多人慕名前來,從影像裡「深入了解維梅爾的一生,也探索十七世紀荷蘭黃金時代豐富的歷史與藝術知識」。不過也有到現場後,發現是複製品,認為受騙上當者。也因此,主辦單位不但在展場註明該展覽為教育性質,不是真跡,還在網站上辯誣,指出能用此低價欣賞如此用心的展覽已屬難得,更何況「時尚精品動輒數萬元以上、美食大餐上千元乃常事,……眾多藝術愛好者,可曾想過:平均票價兩百餘元的藝術展覽,要如何能支撐起動輒數千萬元乃至上億元的成本支出呢?」

Continue reading "政治的山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