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型正義 Feed

檔案開放與轉型正義--有關「政治檔案法草案」的幾點想法

 

薛化元(國立政治大學歷史系暨台史所合聘教授)

 

目前轉型正義的焦點集中在「政治案件」,因此轉型正義的立法架構就包括「政治檔案法」的立法。其中立法院透過委員連署,先提出了草案,而行政部門目前也在研擬行政部門的版本中。以下擬根據行政機關的草案構想,進行轉型正義落實問題的討論。

根據「政治檔案法草案」的立法說明,強調政治檔案的公開是當前政府重要迫切的目標,希望藉由建立完整的政治檔案管理及應用制度,及有效妥善保存政治檔案並促進政治檔案之研究與推廣落實轉型正義。就此而言,「政治案件」如果與「戒嚴時期不當叛亂暨匪諜審判案件補償條例」規定受理的範圍一樣或是類似,其範圍就比「戒嚴法」規定解嚴後可以「上訴」的案件範圍小。此外,由於目前思考轉型正義的課題時,一般雖然注意到轉型正義是由非自由民主體制轉型到自由民主體制後,根據自由民主體制的價值,重新評價過去強人威權體制統治台灣期間所發生的相關政治案件,可是在當時政治案件是否全部以政治案件的形式呈現是首先最大的問題。

Continue reading "檔案開放與轉型正義--有關「政治檔案法草案」的幾點想法" »


納粹時期女性集中營裡的法國人類學家

 

花亦芬 (國立台灣大學歷史系教授)

 

歐洲反納粹女性運動者匯聚的集中營

二戰時期,離柏林東北方約九十公里、靠近波羅的海邊有一個專門監禁女性的「拉文斯布呂克集中營」(Ravensbrück Concentration Camp)。自1939年5月至二戰結束這六年間,這個集中營前後共監禁了十三萬名婦女,其中大約有四萬名波蘭人、一萬八千名俄國人、八千名法國人、一千名荷蘭人,英國人則少於二十名。由於許多受難者的資料在戰爭末期被刻意燒毀,喪命於此地的人數粗估介於三萬至九萬人之間。與其他集中營大不相同的是,這裏監禁的受刑人,猶太人只佔一成左右。所以在這裡犧牲性命的受難者,絕大部份不是猶太人。

 

01_Ravensbrück_Müttergruppe

Will Lammert為拉文斯布呂克 (Ravensbrück))紀念園區製作的紀念雕像《女性群像》(Frauengruppe)
(圖片來源:Norbert Radtke/ CC-BY-SA-3.0/ Wikimedia Commons)

 

02_Bundesarchiv_Bild_183-J0424-0027-001,_Mahn-_und_Gedenkstätte_Ravensbrück,_Zelle

拉文斯布呂克(Ravensbrück)紀念園區

女性受難者群像。
(圖片來源:Bundesarchiv, Bild 183-J0424-0027-001/ Schulze/ CC-BY-SA 3.0)

 

Continue reading "納粹時期女性集中營裡的法國人類學家" »


杜鵑窩裡的雀鳥:怎麼看精神醫學的政治濫用史

 

吳易叡  (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醫學倫理及人文學部助理教授)

 

半年前從燠熱的南洋,回到時間更迭明顯的亞熱帶。研究計畫一一交了出去之後,面對窗外臨暗的沙灣,和剛才清空的辦公桌。那些沉於硬碟底端,無法簡單運用組合的醫學文獻和訪談片段又再度浮上心頭。心想著,過去幾年醉心於精神醫學發展的跨國性研究,如今回到離家五百哩處,是否該重新讓這些斷簡殘編撥雲見日,設法重現煙塵底下依然詭譎的戰後台灣心靈圖像?

 

神秘的後山

一月十六日,總統和國會選舉投票當天,《聯合報》突然刊了一則報導:〈花蓮玉里醫院「政治犯病友」凋零中〉。文章劈頭就說:「衛生福利部花蓮縣玉里醫院的「政治犯病友」,及台北榮民總醫院玉里分院的老榮民精神病友,均凋零待[誤]盡,此次大選「乏人問津」,醫護人員樂得「沒有壓力」。」[1] 文章的重點在於,以往被藍綠政治人物大力抨擊,帶有政治目的的精神醫學濫用,如今已如過往雲煙,不必再提了。

Continue reading "杜鵑窩裡的雀鳥:怎麼看精神醫學的政治濫用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