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生 Feed

歸根:一個「好死」計畫的誕生

 

吳易叡  (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醫學倫理及人文學部助理教授)

 

窗外的樹倒了,就在一夕的風雨後。我伏案寫作,聽見的首先是風,然後「啪」的一聲,露臺外的黃果垂榕硬生生地倒臥在教堂和我蝸居的大樓之間。

 

無法作結的悲悼

想起半年多前,也是硬生生把我從新工作的幻景撕裂開來的一週。

只記得一早帶學生走訪太平山街的瘟疫史徑。出門前匆匆做了點家事,煎了一顆蛋趕忙吞食。就在大伙汗流浹背之時接到噩耗:老闆走了。

一週來的不知所措終於要告一段落。從凶訊傳出的那天晚上開始,和同事聚在一起討論危機處理,然後馬不停蹄地開會。期間教學並未中斷,星期二到四的課目從善別到臨終關懷到精神疾患的家庭照料,其實事先都已安排好。在這個星期突然一籮筐地傾授,似乎是冥冥中的注定。

Continue reading "歸根:一個「好死」計畫的誕生" »


看破數字—從漢生病看殖民的邊緣治理(下)

 

郭文華(國立陽明大學科技與社會研究所副教授)

 

上一篇文章回顧殖民邊緣的「現身政治」與日治時期一直沒數清楚的漢生病患。相對於官方的保守調查,專家與官僚則不斷估計,推估數字之間的差距也很驚人。

 

估計者

青木

大勇

宮原敦

光田

健輔

戴仁壽

石井保

上川豐

推估時間(年)

1,901

1,919

1,926

約1,926

1931

1,931

預估患者數(人)

28,800

超過

20,000

2,000

4,000

3000

約5000


表1 1901年到1931年之間漢生病醫師與官僚的漢生病患數估計

 

在處理過估計最多與最少的兩個數字後,本文繼續從估計數字的動態,看殖民官僚如何想像與處理漢生病患。

 

Continue reading "看破數字—從漢生病看殖民的邊緣治理(下)" »


看破數字—從漢生病看殖民的邊緣治理(上)

 

郭文華(國立陽明大學科技與社會研究所副教授)

 

一、政治的數字,數字的政治

如果本文準時出刊,那應該是2016總統大選前夕。我不是名嘴也不算命,看不清屆時誰輸誰贏。但清楚的是,在這個關鍵時刻選情的數字分析將會是討論重點,徹夜不休。

確實。不只是政治,數字是現代生活的基底,天天使用,無處不在,但很少人留意它們如何產生,意義為何。以2014年三月《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的爭議來說。當時學生進入立法院,號召大眾於三月30日站出來,讓政府「看見人民的力量」,而這場遊行的人數成為爭論焦點。維持秩序的警政署發佈當天僅有11萬6千餘人,但主辦單位卻認為現場超過50萬人,是政府低估影響力。許多媒體也在現場,但對總人數沒有定論,網路也有以各種公式,或比較過去幾場號稱「百萬」的遊行活動,推估參加的合理人數。

 

圖1 2014年三月30日太陽花運動遊行照片

圖1 2014年三月30日太陽花運動遊行照片
(圖片來源:「中時電子報」,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40331000301-260102

 

本文不討論那場遊行的確實人數,而在意公眾如何以數字來「現身」。相較過去用投票反映民意,現在的民意不但即時,而且與數字習習相關。這些民意不限於遊行,也不見得是簽名連署,而也可以是按「讚」人數或粉絲數。雖然它們形式不同,但重點都是集體的數字呈現。

Continue reading "看破數字—從漢生病看殖民的邊緣治理(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