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聯 Feed

為什麼要寫帝王將相的歷史?賀列夫紐克和他的《史達林:從革命者到獨裁者》

 

夏克勤(美國印第安納大學歷史系)

 

史達林喜歡看電影,尤其喜歡在晚上邀請一小群同志觀影論片,然後喝酒吃飯(通常是自助餐)。酒酣耳熱之餘,有時還會一起唱歌跳舞到清晨。連「史達林也會動動他的腿,伸展一下手臂」。

這看起來不過是二十世紀有點餘暇、閒錢與教育的階級常見的休閒活動,除了對休閒活動有興趣的文化史家,這種細節到底有甚麼用? 難道學院派歷史學家自甘墮落、政治史衰敗到了只能靠八卦軼聞娛樂大眾讀者的地步?

在國際學界享有極高的聲譽的俄國歷史學家賀列夫紐克(Oleg V. Khlevniuk)不這麼認為。這看似平凡的聚會,是了解史達林統御下屬,以及黨政高層浮沉的關鍵。受邀看片,是受史達林信任的信號;沒被邀請,就是失勢了。看片之後的自助餐、飲酒作樂的派對,是史達林與他眼下親信交換資訊與意見,討論重要決策的場合。看片小會儼然是蘇聯的最高領導核心,也是史達林娛樂自己、考核親信的機會。將此看電影的習慣,放入史達林創造的統治體系的大脈絡之中,賀列夫紐克講的並不是孤立的軼聞(史達林會唱歌、動動腿當作跳舞、也會灌人伏特加等),而是史達林統治晚期偏好的非正式、制度外行使權力的模式。

Continue reading "為什麼要寫帝王將相的歷史?賀列夫紐克和他的《史達林:從革命者到獨裁者》" »


克里米亞2014:深層意義及其未來


Krzysztof Kozłowski

華沙經濟學院政治學研究所副教授
外交部台灣獎助金Taiwan Scholarship
東吳大學政治學系訪問學者

 

導言


2014年3月,俄羅斯聯邦對烏克蘭採取軍事行動,接著佔領並併吞克里米亞,開啓了一個可能是自冷戰以來歐洲地區最嚴重的安全危機。歐洲報紙的頭條充滿將此事與1938年納粹軍事行動相比附的論述。這種印象又因為其他地區的地緣政治角力,如中國與日本、馬格里布(Maghreb,阿拉伯馬格里布聯盟)與北非之間的緊張情勢,重新成為國際關係的關注焦點,而逐漸深植人心。許多政治分析家深恐全球秩序因此又回到冷戰時代的權力政治。種種情勢讓我們不禁產生疑問:2014年是否標誌著後冷戰穩定時代的結束?西方世界是否正活在一種對俄羅斯修正主義有錯誤認知的安全感之中?併吞克里米亞事件是否可以視為共產修正主義強權的興起──特別是俄羅斯與中國?

克里米亞_01

圖一:烏克蘭地圖,並特別標示出克里米亞以及首都基輔(修改自Google Map)

Continue reading "克里米亞2014:深層意義及其未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