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招元 Feed

檔案中的故事:恆春圍城


林蘭芳(國立暨南國際大學歷史學系副教授)

 

一、2015年,遇見恆春城

今(2015)年二月,我隨同田野調查隊來到恆春城,大夥兒所住民宿在城內西門邊,這使我想起電影《海角七號》,主角阿嘉從臺北回到屏東,他的老家正是在恆春城西門外。小小的拱型城門下,汽車、機車、自行車來來往往,雖寬僅能容一輛小轎車,但大家禮讓有序,很是熱鬧,看來百餘歲的老城門,仍不懈地陪伴著大家一起過日常生活。

恆春城西門

恆春城西門。(林蘭芳拍攝,2015年2月11日)


夜裡從西門信步走到南門。夜幕下,燈光襯托著修復過的古城門,顯示出歷史光澤,並映照著城門前圓環,雖有車流聲,卻傳遞出一幅沈靜安逸的景致。接近晚上十點,商家已準備歇息,但路邊攤仍生意興隆,遇到調查隊裡外出吃宵夜的學生。我進入關門前的書店,老派地買了恆春地圖,又買了本《老師的謊言:美國高中課本不教的歷史》,返回民宿。這是我第一次看見恆春城。

恆春南門圖

恆春城南門。(許蕙玟拍攝,2014年6月11日)

恆春城南門說明圖

恆春城南門說明圖。(林蘭芳拍攝,2015年2月10日)


《老師的謊言:美國高中課本不教的歷史》這本書從印第安人的角度,檢討白人觀點下的美國歷史,認為從感恩節到美國聯邦制度的建立,都有印第安人的慷慨與智慧的提供,只是美國教科書裡不教。由美洲原住民觀點重思美國史的書寫,我聯想到臺灣史上原住民也往往是弱勢的、缺乏聲音的一方,做為歷史書寫素材的官方檔案,呈現的常是統治者的觀點。但從中仔細檢視,仍可藉之傳達弱勢者的歷史身影。

「恆春」這個名稱其實始自1874年欽差大臣沈葆楨的命名,此地原名「瑯嶠」,是排灣族語的蘭科植物之意,部落並以之為代稱。1875年恆春縣城建立,似也象徵漢人文化取得優勢地位。變更地名,增置防禦建築,族群的統轄關係也改變了,這是臺灣歷史中不斷出現的現象。

結束田野調查,離開恆春後,我從臺灣總督府檔案讀到一份1898年的調查報告,有關日本治臺初期發生的恆春圍城事件。發動事件的有漢人及臺灣原住民,檔案裡稱為匪亂、暴動,但戰後的研究者則視為臺灣人武裝抗日事件。這些人究竟是匪徒?是抗日英雄?還是其他原因揭竿而起?讀著讀著,檔案裡的人與事,隱然有一股驅力,促使我把這段故事寫出來。

 

Continue reading "檔案中的故事:恆春圍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