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病 Feed

醫療、經驗與文本

 

金仕起(國立政治大學歷史學系副教授)

 

在今天中國湖南省長沙市東南郊,西有湘江流經,北和東面有瀏陽河環繞的一個小台地上,有個叫五里牌的地方。五里牌的東邊,有兩個大土冢東西而立,狀似馬鞍,所以當地人喚作「馬鞍堆」,現在則稱作「馬王堆」。當地傳說,這兩座土冢是五代時期的古墓。但1952年經中國科學院考古研究所長沙工作隊調查後,則斷定這裡應該是一個漢墓群。1971年年底,因為一座醫院在當地施工,東邊的土冢受到影響,中國湖南省博物館的考古人員聞訊,派人前往調查,決定配合該項工程進行發掘。於是自1972年1月16日開始正式發掘,4月28日結束。因為這是一座漢墓,因此定名為「馬王堆一號漢墓」。在這座墓裡,起出了女性古屍一具,和包括紡織品、漆器、木俑、樂器、竹笥和其他竹木器、陶器、竹簡等超過1000件的隨葬文物。[1]

長沙長沙的位置

長沙2馬王堆的位置

長沙馬王堆馬王堆漢墓的位置 

Continue reading "醫療、經驗與文本" »


病人絮語:過敏

 

許宏彬(國立中興大學歷史學系助理教授)

 

上午九點五十五分。他坐在候診區,看起來有點坐立難安。一早起來,他特地請了假,來這間中部的大醫院掛號看診。他掛的,是一個罕見的診別,叫做中西醫聯合門診;也就是說,會有一位中醫師、一位西醫師,共兩位醫師為他看診。偌大的候診區空蕩蕩的,只有牆上的「三伏貼」海報,以及一旁打瞌睡的老太太陪伴。他心想,這一次一定要搞清楚,自己這該死的過敏是怎麼來的。

 

Chinesemedicine_1

圖1 「三伏貼」海報。(資料來源:玉里慈濟醫院

 

每個人一輩子總會有機會遇上過敏,不是自己就是身邊的親友。他回想聽過的過敏故事,不但版本眾多、發展離奇且大多無解。每個訴說自己過敏經驗的人,都像是個偵探似的,拼命從各種蛛絲馬跡中拼湊真相。比方說,麗麗是從高中開始對雞蛋過敏,大學好了;研究所又開始,生完小孩又好了。所以她現在都盡量不碰蛋類食物,因為不知道何時會發作,每次要吃雞蛋時就像是拿自己身做實驗一般。阿宏則是十八歲後就對他最愛的日本料理過敏。阿宏不甘心,每天詳做飲食記錄,包括各種食材的成分及調味料都不放過,再比對自己過敏發作的時間,誓言要像福爾摩斯般揪出背後的真兇。最後真相大白,原來是柴魚粉作怪。可是阿宏還是不能跟大家一起去吃日本料理,「因為幾乎每道料理都有柴魚啊!總不能跟料理師傅說,一碗味增湯不要柴魚吧?」怎麼辦?沒辦法,只好先盡量避開日本料理囉,看看哪天身體會不會自己又好了。

他總覺得,像自己這種長期的過敏患者,往往具有偵探及科學家的特質。只是他們實驗、探究的場域不是一般的犯罪現場,而是自己那與眾不同的敏感身體。而慢慢地,也會養成歷史學者的癖好,從日日累積的日常作息「帳本」中,試圖理出過敏的頭緒來。是不是因為青春期時「轉大人」?是不是因為離開家鄉去臺北上大學?是不是因為懷孕?還是因為失戀?過敏與每個人的生命歷程間,有千絲萬縷纏繞著。

Continue reading "病人絮語:過敏" »


注意力不足過動症爭議的十個話題

 

巫毓荃(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助研究員)

 

「注意力不足過動症」的問題,近日引發許多爭議,還登上國會殿堂與新聞版面。這個號稱影響百分之五到百分之十兒童的精神疾病,已成為精神醫學與反精神醫學一個主要戰場,確實值得更多關注。以下由一個具歷史學背景觀察者的立場,整理十個有助於路人掌握此爭議的話題,或許也可作為下一波論戰的觀察點。

 

一、台灣即將有反精神醫學運動?

在這波爭議中,曾有精神科醫師表示,「憂心反精神醫學運動正在台灣醞釀成形」,並警告從兒童精神醫學開始,這股風暴將朝整個精神醫學襲來。這是否是個真實的危機呢?雖然台灣社會對於精神醫學一直存有不少誤解猜疑,愛拾西方牙慧的學術圈,也從不乏批判精神醫學的論述,但最近幾年來,批判精神醫學的論述已經不再侷限於學術圈的象牙塔,而是變得更為大眾化與普及化,關於精神疾病的另類觀點與療法也如雨後春筍般出現。不少精神科醫師憂心這些反對或反省精神醫學的力量似乎開始集結,並且嘗試以運動方式影響更多人甚至政策。好不容易克服了傳統社會文化的抗拒,精神醫學在台灣好像又遇到了新的麻煩與挑戰?從另一個角度看,這些「反精神醫學」觀點與行動的興起,反倒顯示了精神醫學在台灣已經成功的立足了。若不是精神醫學已相當普及,且融入了公共領域與私人生活,很難想像「精神疾病是否真實存在」、「精神醫療是否有效或有害」等等議題如何引起如此大量的關注,而包括中醫在內等各種聲稱專治精神疾病的療法,應該也很難拓展有利可圖的市場。雖然精神科醫師仍然覺得有待開創,近二十年來精神醫學在台灣確實已取得突破性的進展。從憂鬱症、躁鬱症,焦慮症到近年來的自閉症(或亞斯伯格症)與注意力不足過動症,一個又一個熱門疾病,成為用來描述標示自己或他人的日常語彙。精神健康成為一個在公共與個人層次上都廣受重視的問題。精神治療藥物使用大幅增加。精神科醫師倍增,若把廣義的精神衛生專業人員都算進來,更可見此數量驚人的成長。精神醫學在台灣的發展建置無疑是成功的,反精神醫學花車的出現,在某種意義上正是精神醫學成功的里程碑。

 

R D L

圖1 R. D. Laing (1927-1989),為1960年代反精神醫學(anti-psychiatry)運動代表人物之一。
(資料來源:University of Glasgow

Continue reading "注意力不足過動症爭議的十個話題" »


從歷史書寫到網路平台:填補醫病對話的過去與當下

 

郭文華(國立陽明大學科技與社會研究所教授)

 

希波克拉底有言,醫學這門藝術包含醫師、病人與病。醫師為醫學服務,病人與醫師並肩共抗疾病。這段話看似簡單,但含意深遠。從歷史上看,醫病關係的演化不僅關連現代醫學的興起,更涉及醫療專業的分化與體制化。而醫病之間不但有個人的信任,有對治療理念的信賴,還有外在制度與組織的保障。從這個觀點看,醫病關係是當代醫療的縮影:醫院成為主要治療場域,臨床工作有精細的分工與程序,國家則透過保險給付與醫療機構與人力的管控,介入原本單純的治療關係。

且不論愈來愈顯眼的醫病糾紛報導,對許多第一線工作者來說醫病關係確實不同以往。以張天鈞教授對外科、內科、婦產科與小兒科「四大皆空」現象的批評來說,他分享醫病關係的美好時光,指出當年不想被認為成績差而選擇內科,而病人也以醫病互動回報他的選擇。他表示:「…我從不曾擔心病人會告我,反而為了病人送我的活鵝和會動的螃蟹而煩惱;至於如果全部喝下去,必定酒精中毒,但擺著又佔空間的酒,那就更不用說了。…大家和醫師相處很好,醫師十分受人尊重」。

 

Continue reading "從歷史書寫到網路平台:填補醫病對話的過去與當下" »


濕地的七段旅程


丁才

 



一頭牛,緩緩地走在潮濕的沙地上,走向大海。牛的身後坐著一個老人,這應該也是頭老牛了。老人背後載著一車的觀光客,烈日如火。

牛慢慢地走,身旁一台吃柴油的三輪車轟隆轟隆地緩步超越,駝著另一團觀光客,向濕地深處走去。為了對抗鐵牛的引擎聲,牛車上黑臉的導遊聲嘶力竭地說著有關濕地的生態、產業以及前不久剛結束的大型石化廠抗爭。

海風鹹鹹,日頭炎炎。

遊客們忙著遮陽、擦汗、喝水、揮扇以及幫小孩擦防曬油,恍恍惚惚地聽著導遊忽遠忽近的聲音,看著眼前搖來擺去的牛尾巴,心想,五星級主廚推薦的牡蠣大餐還要多久啊?最好在室內有冷氣可吹。

 

Continue reading "濕地的七段旅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