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價值 Feed

青年們請安心「厭世」!因為百年前的厭世其實很正面

 

陳建守(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助研究員)

 

一、古今「厭世」大不同 

 

知名的時尚雜誌《美麗佳人》曾調查最「厭世」的星座top3,在公布答案之前的引文是如此說的:「我們活著到底要幹嘛」、「這個世界怎麼那麼無趣」。不知道大家身邊是不是都有這樣一兩個極度厭世的親友,好像已經看遍人生百態,或是遇到了所有不平等的對待,讓他們遇到任何事都充滿厭惡。上榜的前三名分別是:處女座、雙子座和金牛座。這三個星座是否真是十二星座中的厭世專家,我們不得而知。但可以確定的是,「厭世」這股風潮已經在臺灣的輿論界捲起千堆雪。

 

無用


圖1    歌手田馥甄2016年推出的《無用》,歌詞訴說人生過著無用的日子也不見得多差,被認為是厭世金曲。
圖片擷取自MV: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GTJlcQ6V4k 

 

Continue reading "青年們請安心「厭世」!因為百年前的厭世其實很正面" »


人文學者適合擔任台灣大學校長嗎?—— 一個人文學的觀點

 

黃銘崇(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研究員)

 

頂尖、卓越掛嘴邊

 

多年以前在中興大學合聘時,每次上課進入校園都會看到巨大的標語「興大九十新氣象,邁進國際成頂尖」兩條巨大直幅紅布條,這真是一個空泛的、無意義也難以達成的口號。在行政大樓掛這樣的標語,看起來更像中學,絕非一個頂尖大學的行為(其實對於這個以農起家的中興大學,個人以為以下這組目標:公眾接軌public engagement、多元性diversity、與永續性sustainability。特別是永續性,非常適合學校的既有性質,也是可以進一步強化的極佳的目標)。差不多在同一時間,正好上台灣大學的網站找資料,看到台大有七位教授,獲得很高的研究獎項(好像是科技部的傑出研究獎),台大校方把這則新聞放在首頁,在這則新聞上,這七位應該是神通廣大的研究者,拿著獎狀排排站照相,看起來像七個小矮人;使得所有「頂尖」、「傑出」與「卓越」的氣勢,一掃而空。真是佩服這群負責台灣大學門面的人,化神奇為腐朽的驚人能力。這還是在台灣自稱是「dragon head(李嗣涔前校長在對外賓時的發言)」的大學。所以,有一個學期的第一堂課,忍不住收集了一些真正全世界而言的頂尖大學的資料(主要是美國),包括學校的網頁,校園的不同面貌,還有校長等資訊,讓學生略窺頂尖大學的面貌。

最近正值國立台灣大學校長遴選期間,由於前任校長楊泮池因為捲入論文作假的風暴下台,很意外地,在候選人名單中出現了三位人文社會科學的學者,以及一位女性,此乃前所未見。難道這是一個轉機?不過,馬上看到有些朋友的議論:「人文學者擔任校長行嗎?會不會有太理想化的問題?」此類議論,在工程與醫學掛帥的台灣乃屬常見。使我忍不住再翻出以前的帳本,進一步地整理,下表包括美國一些頂尖大學,主要是八所常春藤盟校(Ivy League),加上麻省理工學院(MIT)、史丹佛大學、芝加哥大學、和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都是台灣人耳熟能詳的名校。包含學校與創立年代、從西元2000年左右迄今的兩任或三任校長,學術領域與性別。

Continue reading "人文學者適合擔任台灣大學校長嗎?—— 一個人文學的觀點" »


中國的未來:美國式的東亞新霸權還是舊日本帝國主義的復活


林文凱(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

 

這百餘年來,東亞歷史經歷了很大的轉變,但位在東亞太平洋第一島鏈上關鍵位置的臺灣,悲情的角色似乎並未改變多少,依然處在不同帝國與大國的夾縫中,掙扎求存。[1] 只不過時移勢轉,對臺灣有威脅的不再是1840年代以來擬在東亞獲取經濟與軍事基地的歐美帝國,也非1870年代發動侵台戰役、1895年甲午戰後殖民臺灣的新興日本帝國,而是宣稱承繼清帝國與其後中華民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而弔詭的是,從國際外交角度來說,歐美與日本的角色不僅不再扮演威脅臺灣主權的角色,相反的,基於國際霸權爭奪與東亞民主陣營聯盟考量,還在某種程度上扮演協助抵抗中國侵犯臺灣主權的盟友角色。

第一島鏈(維基百科)

太平洋第一島鏈與第二島鏈圖,臺灣位於第一島鏈關鍵位置
(取自維基百科條目「第一島鏈」:http://zh.wikipedia.org/wiki/%E7%AC%AC%E4%B8%80%E5%B3%B6%E9%8F%88#/media/File:Geographic_Boundaries_of_the_First_and_Second_Island_Chains.png

 

1870年代-1945年日本帝國的崛起與瓦解

近三十年來改革開放後崛起的中國,和1870年代明治時代以來的日本帝國,兩者的發展歷程有些可比較之處。日本之所以推動明治維新,是因為十九世紀中葉英美帝國的軍事壓迫,處在十九世紀後期第二波殖民主義(第一波是十六世紀開始)的國際環境下之日本,不僅積極學習歐美帝國推動工業化;而且也在「不殖民就被殖民」的心理壓力(但也是後來的侵略藉口)下,積極模仿歐美帝國在東亞各地推動殖民事業。臺灣、韓國就這樣最先成為日本的殖民地,中國東北(滿洲)以及其他地區和東南亞,則也在日本與歐美帝國的爭霸路上,陸續遭到日本的侵略與殖民。

Continue reading "中國的未來:美國式的東亞新霸權還是舊日本帝國主義的復活" »


從當前烏克蘭危機談俄式「主權民主」的問題


廖斌洲(國立臺灣大學政治所博士候選人)

 

烏克蘭的族裔問題


今年5月21日,英國媒體報導,英國王儲查爾斯(Prince Charles)近日訪問加拿大一間移民博物館時,告訴一位在二戰期間希特勒佔領波蘭前,就從波蘭逃至加拿大的移民:過去希特勒侵佔歐洲許多國家的作為與當前俄國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的作為頗為相似。[1] 查爾斯王儲所說的,顯然是指今年三月俄國以捍衛克里米亞民主為由,讓克里米亞透過公投併入俄羅斯聯邦。而這段將普亭政權類比為納粹政權的說辭,亦在相當程度上顯示出美國和歐盟國家對於俄國的擔憂。因為,對西方國家來說,「俄羅斯民族主義的幽靈」正在俄國周邊國家盤旋徘徊著。

Continue reading "從當前烏克蘭危機談俄式「主權民主」的問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