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記 Feed

從返臺到自行遣返:戰後初期日僑塩見俊二

 

林蘭芳(國立暨南國際大學歷史學系副教授)

 

塩見俊二的終戰日記

日本殖民臺灣五十年的歷史評價仍是不斷角力的現在進行式。如何看待殖民者日本人,是臺灣人必須放在心上的。對待所有的殖民者,亦然。即令如此,我們如何從中挖掘,並返照自己的心性與面貌,借鑑之,超越之?

那是2007年夏天。經由日本老師介紹,我和學姊到了日本四國,學姊去尋訪坂本龍馬遺跡,我留在高知縣立圖書館調查資料,首次遇見「塩見文庫」。它是塩見俊二(1907-1980)以個人資力蒐集6萬7千餘冊圖書所設立的私人圖書館,2003年寄贈於高知縣立圖書館。

愛書人塩見俊二的座右銘是「以愛成就理想」,於今設立在土佐市的銅像,是他坐著看書的樣貌,這是個愛讀書的國會議員。〔1〕相信書中的知識來源,都成為他問政的政治資源。愛書的他,聽說常出沒在日本古書街神田町或是丸善書店。塩見文庫中,歷史類書籍不少,文學類更多,不乏英語、德語、法語、華語等學習語言的書籍。在他擔任參議員的年代,1960年代買入的書籍有《現代的政治家—被期待的人》,還有1970年代買入的《實力者的條件》一書,從書名或可窺見他的自我要求。

畢業於東京帝大法學科政治部的塩見俊二,後來以擔任主計、財政官員見長。他所成立的「塩見財政研究所」,於1964年出版《外から日本を見る》一書,透露出由他者眼光來透視日本的研究觀點。分析局勢,推測未來的眼光,在他晚年出版的《秘錄.終戰直後の臺灣—私の終戰日記》一書中,亦可見之。不過,他所分析的是1945-1946年之間臺灣的情勢。

Continue reading "從返臺到自行遣返:戰後初期日僑塩見俊二" »


日記裡的過去、現在與未來

 

呂紹理(國立台灣大學歷史系教授)

 

「日記是個人逐日將自己感受、行事寫成文字保存而成,特殊性在於紀錄的是記主當日的告白,在時間上更貼近當下的心境,更保留了當事人當時的看法,並清楚呈現社會變遷的軌跡,反映記主所處時代的種種面向,是從事個人、家族史、經濟社會政治史研究的重要參考素材」[1]

這是《臺灣日記知識庫》網站首頁開宗明義的說明,很貼切地說明日記所具有的時間性:「當日的告白、當下的心境、當時的看法」。日記的內容的確充滿了「當下」面對即逝之過去的「告白、心境、看法」,不過,仔細想想,這樣的陳述也隱匿了「未來」在日記中的角色。未來是否在每日生活及記錄生活的日記中缺席?我們如何從過往的日記裡覺知體會時人對於如煙往事、紛瑣當下和幻影未來的看法?我們自己又如如何面對同樣的問題?這個疑惑讓我聯想到德國史學家Reinhart Koselleck(1923-2006) 的兩部重要作品《面向過去的未來》(Futures Past)和《概念史的實踐》(The Practice of Conceptual History)。


圖1 德國史學家Reinhart Koselleck(1923-2006)

圖1 德國史學家Reinhart Koselleck(1923-2006)(圖片來源:http://www.rai.ox.ac.uk/node/540

Continue reading "日記裡的過去、現在與未來" »


日記與歷史


呂紹理(國立臺灣大學歷史學系教授)

 

每個人或多少都曾經有寫日記的經驗,日記似乎是個人生命的記錄與證言。不過,史學界對於將日記做為歷史研究的材料,一直存在著正反兩面的意見。贊成者認為歷史人物的日記多半會記載當事人對於事件的第一手記錄,因此最接近歷史事實的真相;晚近文化史研究取徑興起,日記也可提供史學家探究小人物的心境、日常生活、人際交網;女性史研究者亦十分注重日記,蓋大敘事的歷史往往不見女性蹤影,唯女性日記能勾描女性自身的生命歷程。反對者則以為即使是事件當事人,也會因種種私人因素而未必將所見所聞在日記中和盤供出,或者即使記載,也多少帶著當事人的偏見而扭曲了事實;反對者也以為文化史、女性史所珍視的日記內容,不過是雞零狗碎之事,無經國濟世之用。儘管意見紛歧,但將日記適當地使用,仍然是大多數史學者所同意。

中國近代史領域裹有所謂晚清四大日記:李慈銘的《越縵堂日記》、翁同龢的《翁同龢日記》、王闓運的《湘綺樓日記》和葉昌熾的《緣督盧日記》,後來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也陸續出版了王世杰的日記,而大陸近二十年更不遺餘力地整理出版許多著名史學家的日記,如胡適、顧詰剛、吳宓;或者地方士紳冷眼觀察世變的記錄,如劉大鵬等,晚近則是蔣介石的日記最引人注目。在臺灣史的領域中,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更不遺餘力地徵集收藏日記史料、組織日記解讀班,將解讀成果出書發表,也活力旺盛地舉辦了多次的日記研討會和展覽會,將註解、研讀日記的成果公諸於世,一方面讓更多讀者了解日記,另一方面則是吸引私藏日記者能現身捐獻,日記的重要性乃日益受到學界及一般大眾的注目。一時間,原本在夜闌人靜或曉色微光中伏案振筆,刻劃自己每一天的故事,也原本只打算寫給自己觀看回覽的人生,現在藉由無遠弗屆的網路,可以讓不知不識的讀者一覽無遺。這也引發了日記「公/私」屬性的爭辯。一般人均會認定日記乃記錄個人私密經歷與心情之物,不過,也有些人的日記,被認定是為了他人觀看而寫,未必是私密真情的忠實告白。然而,不論公也罷私也好,也不管私密真情才是真實,公開暴露自己種種(有如今日的FB)恐為偽作,日記所記載的內容,就是歷史嗎?

Continue reading "日記與歷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