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Feed

數位工具與文史研究

 

祝平次(國立清華大學中文系副教授)

 

元史專家蕭啟慶先生在1990年代曾是我在美國念書時的短暫室友,所以當我在2002年9月轉到清華大學中文系工作後沒多久,就去歷史所拜訪他。我還記得,當去他研究室時,他指著桌上的電腦,帶著童真的興奮說:「平次,如果我們那個時代有這個東西,我就會做通史研究,而不用侷限在元史了。」他所說的這個東西,就是電腦正在連線著的《四庫全書》全文檢索。蕭先生的話,指映出,數位工具與人文學研究的關聯:不一樣的工具可以完成不一樣的研究。就他所說的具體個案來講,則是研究範圍的廣窄,而這種擴展的可能性則在於全文檢索可以節省下大量蒐尋資料的時間。而2002年,也是台灣啟動國家型數位典藏計畫的一年。

Continue reading "數位工具與文史研究" »


數位時代,圖書館將何去何從?

 

涂豐恩(哈佛大學東亞系博士候選人)

 

丹頓的挑戰

2012年年初,一則謠言在哈佛圖書館的館員間流傳著。據說,圖書館高層為重整組織架構,節約經費,即將展開大裁員;更進一步的傳言指出,校方不只會解僱部分職員,而是打算從零開始、一個不留,要求所有館員再次準備履歷、申請新的工作職缺。

「所有的圖書館職員實質上都被 fire 了!」有人在推特上這樣怒吼著。

憤怒的館員當然不會坐以待斃,他們透過各種管道,傳達自己的不安與困惑。為了凝聚共識,他們舉辦了一場座談會,來自各個部門的職員輪流上台發言,抗議校方提出的新政策,有些向來關心勞工議題的教授也前來聲援,希望校方保障職員的權益與圖書館的整體發展。

當天晚上,會議室裡擠滿了人。哈佛總圖書館館長羅伯.丹頓(Robert Darnton)也出席了,他坐在前排,看著館員與教授們輪番上陣,批評圖書館的領導階層方向錯誤、手段失當。一直等到後半場討論時間,他才終於有機會舉手發言。面對著滿屋子懷疑的眼神,丹頓以他一貫緩慢而清晰的語調解釋,館方確實有重新調整組織的計畫,但不少傳言並非事實。他強調,館方所擬定的新方案,最終目標不在節省經費,而是為了提供全校研究人員更好的服務。他以館長的身份向在座聽眾保障,職員的權益必將受到保障,希望大家無須過度驚慌。

Continue reading "數位時代,圖書館將何去何從?" »


解開鍵盤的身世密碼(上):QWERTY與大易輸入的社會史


郭文華(國立陽明大學科技與社會研究所副教授)

 

看見「四角密碼」

我在生醫為主的研究型大學服務,研究科技醫療與社會,因此在「歷史柑仔店」裡我似乎理所當然要賣「技術」,或者說與科技相關的歷史。但是,要讓技術的發展歷程對愛好歷史的朋友「有感」也不是容易的事。在我們這一行裡有好幾個優秀的「說書人」,比方說上個月才來台灣的殖民史家David Arnold,他新近出版的Everyday Technology: Machines and the Making of India's Modernity(Chicago University Press,2013),裡面便以腳踏車、縫紉機與打字機為例,看到殖民治理下的印度,透過西方技術引進所引發曲折的技術現代性(technological modernity)。
 

鍵盤_1_01

Everyday Technology的封面。

我不善說書,不過卻是日常技術的重度使用者,因此我現買現賣,跟大家分享一個時時都用的技術,鍵盤。在提個款都得先鍵入密碼的數位時代,要講沒見過電腦,沒碰過鍵盤的人還真難找。不管是掛BBS、上Line或臉書,都得靠鍵盤下達指令。這個橫豎有一百多個鍵,有功能、有數字與加減乘除、有ABCDE字母的長方面板,是我們與電腦的主要溝通工具。電腦再怎樣威,沒鍵盤也使喚不動它。

Continue reading "解開鍵盤的身世密碼(上):QWERTY與大易輸入的社會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