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復興 Feed

錯譯的「十字軍東征」(crusades),被標籤化的歷史

─ 「被誤解的歷史重新看」系列(一)

 

花亦芬 (國立台灣大學歷史系教授)

 

中國近代史上的民族主義創傷與二次世界大戰後冷戰對峙的架構,讓我們的歷史教科書與歷史教學,習慣從對立的角度詮釋人類歷史。「文明衝突」與「文化相對主義」成為解釋許多複雜歷史事件的「便利貼」,只要先做標籤化的動作,很多紛擾難解的問題,彷彿就可以在大帽子覆蓋下,自動被歸類。歷史解釋變成對意識形態與刻板印象的反覆定義,而非梳理剖析。

習慣「非黑即白」、「非褒即貶」的思考傳統,常常讓我們在討論歷史問題時,缺乏多元觀視的深厚層次感。面對錯綜複雜的歷史現象,往往只想知道最簡單的答案:「他是好人還是壞人?」「這件事到底是對還是錯?」

在結構單純、或是威權統治社會,這樣的歷史觀也許還行得通。但是,在台灣努力邁向民主多元的同時,還要面對全球化變遷速度越來越快的世界發展趨勢。在複雜的瞬息萬變裡,我們還能繼續沿用這些制式僵化的詮釋觀點嗎?

這樣進退失據的窘迫,最近明顯表現於台灣媒體與社群網站對巴黎《查理週刊》事件的討論上。「西方霸權文化」成為很多為伊斯蘭弱勢文化抱不平的人喜用的字眼。有些人甚至將基督教與伊斯蘭的衝突,上溯到中學教科書所談的「十字軍東征」。認為西方基督教世界對東方向來就是採取帝國主義霸權的姿態。

 

錯譯_001

推薦一本通論介紹十字軍的專書:Thomas F. Madden (ed), Crusades. The Illustrated History. Christendom-Islam-Pilgrimage-War (Ann Arbor: The University of Michigan Press, 2005).

 

「十字軍東征」與《查理週刊》事件是否該合在一起看? 台灣究竟該如何面對西方世界與伊斯蘭產生重大衝突時的國際新聞事件?讓我們從“crusade”這個歷史名詞不該被錯譯為「十字軍東征」,重新來思考這個問題。

在正式進入主題之前,先談“crusade”發生前,伊斯蘭與歐洲之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Continue reading "錯譯的「十字軍東征」(crusades),被標籤化的歷史 " »


過去的不同面貌—從羅馬競技場談起


許雅惠(國立臺灣大學歷史學系助理教授)

 

羅馬競技場之旅

在這裏,我想稍微偏離個人專業,以中國以外的材料談談過去的不同面貌。我從中國上古入門,一直對世界各早期文明的發展有興趣。出國念書時選了許多相關課程,也旁聽了「羅馬建築」這門知名的大學部講授課。我一直很推薦這類課程,因為它們通常是授課教師消化了大量一手材料與二手研究後,有條理、有系統的講述,可以讓初學者很快入門。十年前我旁聽了這門課,後來「羅馬建築」成為耶魯的開放式課程,近年由於教學需要,又陸續上網聽了幾講,重溫故往,但又有不同的體驗與收獲。

 

RomanArchitecture

Diana Kleiner教授的Roman Architecture開放式課程,講課清晰,內容豐富,推薦給對羅馬歷史有興趣的朋友。
請見:
http://oyc.yale.edu/history-art/hsar-252#overview

 

取得博士學位的那年夏天,我和先生到義大利旅行,造訪課堂中學過的那些古代建築與遺蹟。古羅馬給人的第一印象是擁擠,原來建築之間的距離這麼近,君士坦丁的凱旋門(Arch of Constantine)就在競技場旁(The Colosseum),尼祿(Nero,統治期間37-68 AD)的宮殿又緊接在旁。雖然預期會看到一個很大的競技場,但實際映入眼簾時,還是忍不住驚歎。原長約189公尺、寬約156公尺、高約48公尺,假如這個尺度很抽象,那麼我們可以看看它的容量。根據估計,競技場約可以容納五至八萬名觀眾,跟許多美國球場容量相當,在今天說來規模都不小。比臺北小巨蛋的一萬五千人大多了,也比大巨蛋的四萬人還多得多。

進入競技場後,那些不同樣式的羅馬拱頂、牆面的希臘柱頭、結構體的混凝土與石頭,一一對號入座。至於那用來關動物與戰士的地下空間,也讓人想起電影《神鬼戰士》中的情節。一切是如此熟悉,直到走到東邊,牆上立著一塊牌子,說明這個空間在過去長時間作為教堂使用。競技場與教堂,多麼不協調的兩種用途!但轉念一想,競技場自西元八十年完成後,在此矗立了近二千年,如此龐大的建築,是無法看不到的,在羅馬帝國衰落後,中世紀的競技場命運如何?就放任這個堅固的水泥石造建築頹圮嗎?且讓我們談談競技場這段隱晦的過去,一段很少被提及的歷史。

 

Continue reading "過去的不同面貌—從羅馬競技場談起" »


勒果夫與另一個中世紀——悼念一位史學巨人


戴麗娟(中研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副研究員)



Giant_text_2





今年四月一日,法國著名的歷史學家賈克.勒果夫(Jacques Le Goff)於巴黎辭世,享年九十歲。勒果夫一生著作等身,撰述、編輯出版的書籍近五十本,其中許多都被譯成外文,包括中文版。他的中世紀研究翻新了人們對於這段「黑暗時代」的看法,而他在年鑑學派中的地位更引領了一整代青年歷史學者的走向。在報導其死訊時,《世界報》稱他是「法國當代最偉大的中世紀專家」,他的學界友人則說這是「最後一位大師的離去」。

勒果夫相片

法國歷史學家賈克.勒果夫於2014年4月1日辭世,享年九十歲。
(圖片來源:Le Figaro.fr


Continue reading "勒果夫與另一個中世紀——悼念一位史學巨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