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麗娟 Feed

法國學術類檔案的彙整與利用

 

戴麗娟(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副研究員)

 

近二十年來,愈來愈多的人文與社會科學研究者對於社會科學出現的歷史、個別學科(例如人類學、社會學、史學、法學等)在其本國的發展史等題目產生研究興趣。有別於傅柯(Michel Foucault)在《知識考掘學》(L’archéologie du savoir)中的分析角度,晚近研究者更注意到這些學科知識形成過程中所依賴的機制和機構、所憑藉的物質基礎,以及某些知識的生產傳播和社會問題、國家政策、殖民治理之間的互動。另外也有研究者留意到新知醞釀或發酵點的空間分佈,或是知識網絡和市場的關係。在進行這類研究時,書籍、期刊、報紙文章等公開出版品當然是首先該瀏覽的資料,而重要相關人物留存的筆記、手稿、書信等也是具有高度價值的分析對象。除此之外,高等教育和學術研究單位的相關檔案無疑地也是須受關注的材料來源,尤其當我們要瞭解某些新興知識如何被大學認可而成為獨立學科時,必然觸及推動者的說帖、主事者的評估、師資任用、課程規劃、人才徵選、文憑認證等等與教、考、用循環有關的面向。於此,高教機構的檔案幾乎是不可取代的。

最近幾年,陸續有碩士畢業生告訴我,他們在進行戰後初期台灣社會學或歷史學在大學發展情況的研究時所面臨的困境,也就是除了期刊文章和專著等出版品之外,很難找到其他相關檔案可以幫助他們重建當時整個學科或學術社群的狀態。我個人也對台灣這類資料的保存情形頗感憂心,又由於個人的研究經驗而較熟悉法國檔案的保存情況,因此想藉此機會淺介法國晚近的相關發展,期生借鑑之效。〔1〕

Continue reading "法國學術類檔案的彙整與利用" »


法國歷史系畢業生從事何種職業?

 

戴麗娟(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副研究員)

 

過去半年,我正好有機會到不同高中的人文社會科學資優班為學生上幾堂課,不約而同地有同學或老師在課間交談中提到學生對歷史有興趣,但是家長卻對歷史系畢業後的出路有疑慮,因此並不鼓勵學生選擇這條路。這也讓我想起一些資深同事在走廊或茶水間偶遇時跟我述說的心情:他們看到一些歷史系博士畢業生因為無法找到理想的教職而喪氣,使得身為老師的他們也懷疑,是否當初不該鼓勵學生攻讀博士?甚至當自己開課的班上選修的人數較多時,有老師會懷疑吸引太多學生對歷史產生興趣,會不會為社會製造太多未來失業人口?當然,我也有聽過屆臨退休的教授們感嘆自己專長的領域沒有優秀的年輕學者來接手。但同時,不可否認地,許多歷史系畢業的學生雖未選擇歷史研究或教學為職,仍在各行各業有亮眼的表現。

這些日常生活偶然的話題背後牽涉到的其實是人才培育、產學接軌、世代傳承等嚴肅的結構性問題,不是個人短時間內可以解答的。在帶著困惑的好奇心驅使下,我想看看我稍微比較熟悉的法國社會情況如何:法國大學歷史系畢業生從事何種職業?以下便是初步搜尋後的結果,藉此機會與讀者分享。

首先,我們必須瞭解的是,這個看似簡單的問題,其實並不容易回答。一方面,若欲全面地調查某個科系畢業生所從事的職業,難免需要取得個人資料,而這在個資保護嚴格的國家並不容易達到。另一方面,法國各大學歷史系每年招收的學生人數相當可觀,所以不易在短時間內全面掌握。因此,倚賴政府調查所得的數據是較有效的方法;此外,報章雜誌的報導也是可以參考的來源。

針對2005年後新制的碩士文憑(master)取得者以及高教技職類畢業生的就業情況,法國教育部從2009年開始全面追蹤調查。[1] 不過,教育部至今未曾針對取得學士文憑(licence)者進行過同類的調查,這不是因為偏重碩士以上資格,而是因為近年來取得學士文憑者有近四分之三選擇繼續攻讀碩士,[2] 針對就業問題的調查因此以碩士為基準較有統計上的意義。另一方面,光是碩士畢業生的人數就相當可觀,以2012年為例,當年取得碩士文憑者就將近有十萬六千人,[3] 而兩種技職類畢業生共計約九萬四千人。[4] 在調查成本有限的考量下,針對碩士以上做調查是比較合乎調查目的的作法。本文後半部所倚賴的數據大多是這項調查的結果。

 

Continue reading "法國歷史系畢業生從事何種職業?" »


勒果夫與另一個中世紀——悼念一位史學巨人


戴麗娟(中研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副研究員)



Giant_text_2





今年四月一日,法國著名的歷史學家賈克.勒果夫(Jacques Le Goff)於巴黎辭世,享年九十歲。勒果夫一生著作等身,撰述、編輯出版的書籍近五十本,其中許多都被譯成外文,包括中文版。他的中世紀研究翻新了人們對於這段「黑暗時代」的看法,而他在年鑑學派中的地位更引領了一整代青年歷史學者的走向。在報導其死訊時,《世界報》稱他是「法國當代最偉大的中世紀專家」,他的學界友人則說這是「最後一位大師的離去」。

勒果夫相片

法國歷史學家賈克.勒果夫於2014年4月1日辭世,享年九十歲。
(圖片來源:Le Figaro.fr


Continue reading "勒果夫與另一個中世紀——悼念一位史學巨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