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 Feed

我的學生運動雜想

 

羅士傑 (國立臺灣大學歷史系專任助理教授)

 

一、

 

2013回台任教後,才剛進入第二個學期就碰到了太陽花學運。還記得318那一晚,我才剛從香港開會回來。回到住處,就看到學生衝進去立法院的消息。透過臉書「on this day」的功能,我知道了那一天我在臉書上記下德國哲學家哈伯瑪斯的這段話:

最近的學生抗議運動有兩點的確是很新的,一是「新虛無主義的世界觀」,另一則是「對直接行動有特殊偏好」。這些學生的世界觀是這樣的:他們認為現有的社會機構已經結成一體,相當緊密而利益均沾,可是對外面的人卻相當橫暴; 因此,要對它施以啟蒙的洗禮或根本予以反對。任何人,只要是社會機器中的一員,無論它多麼不重要,都已失去了批評的能力。因此,社會中已沒有確定的反對者和反對團體。在這種情況下,抗議行動必須脫離合法的行動範圍,其目的在立即動員許多必須的個人。.......。這種新的策略的好處是很快的就會有高知名度,可是它卻有兩大危機,一是跌進嬉痞次文化的自我安慰中,一是會採取毫無結果的過激暴力行動。[1]

隔天要上課,然後就收到一位平常看起來很文靜的修課學生寫來這封請假信:

羅老師您好,我是歷史系三年級的xxx。
由於明日想至立法院聲援,臨時向您請假一次。
這麼突然的請假,且沒有負起身為學生的責任,真的非常抱歉;
然而老師,我會在立法院好好體察/創造「大事件下人民的反應/歷史」,
並實踐我所認同的公民價值。

Continue reading "我的學生運動雜想" »


法務部是什麼?可以吃嗎?

 

吳宗謀(中央研究院法律學研究所助研究員)

 

一、行政院院長消逝,法務部部長長存

 

若非2017年3月24日舉行的憲法法庭言詞辯論(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lPQhVzn9e4),注意現任法務部部長邱太三先生的人應該沒有現在這麼多。邱先生提及「我國數千年來…」與祖先牌位要寫「考考」或「妣妣」的發言不僅引來輿論的批評,前行政院院長林全更在同一天下午否認邱先生的發言代表行政院的立場。

奇怪的是,即使先遭到上司「切割」,日後又被司法院的釋字第748號解釋「打臉」,換言之邱先生在政治與法律上各遭遇一次挫敗,但先下台的卻是林先生。截至本文完稿為止,邱先生仍然在任。更奇怪的是,無論是反對黨、媒體或是民間團體,似乎也沒有人提出邱部長應該去職負責。

Continue reading "法務部是什麼?可以吃嗎?" »


遇見傳統漢人社會中的非典型家庭

 

李仁淵(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助研究員)

 

從一場遺產爭奪戰談起

 

清光緒二十年(1894)七月二十三日,居住在竹北二保紅毛港庄的五十四歲婦人陳彭氏,委託她三十歲的兒子陳能向新竹縣知縣范克承控告她的媳婦陳許氏。根據訴狀,陳彭氏的丈夫早故,她抱養了三歲的許送涼做童養媳,許配給她的兒子陳能,現在兩人有個十歲的女兒。然而陳許氏與同庄的林番私通,夫妻反目。林番教唆陳許氏肆潑吵鬧,並且向陳能使用符法,讓陳能畏懼陳許氏。兩人甚至擅自取走陳家的米穀物件,陳彭氏母子倆無力約束。七月十九日林番與陳許氏又欲取走陳彭氏寄放在李智家的米穀,陳彭氏前去阻止,卻被兩人毆打。幸好庄人目睹解救,免遭毒手。陳彭氏因此上訴,希望知縣主持公道。然而知縣顯然並不全然相信陳彭氏的說詞,在批語中知縣認為夫妻吵架難免,陳彭氏自該嚴加訓斥。而如果許氏如陳彭氏所說的已經「脫逃」,如何可以擅自取走家中穀物,且何以陳彭氏會有穀物寄放在李智家。知縣認為其中必有隱情,於是派遣差役盧安到該地查明,並且傳集相關人等到縣。

大約兩週後的八月八日,二十七歲的陳許氏以呂許氏的名義,由她的伯父呂全代表,反告陳彭氏意圖霸佔家產。呂許/陳許氏的訴狀提供另一個全然不同的故事,不僅自稱呂許氏,連丈夫的名字也應該是呂寧,而不是陳能。根據呂許氏,陳彭氏跟他的丈夫陳伙在二十多年前就把他們的兒子過繼給呂熊作為嗣孫,改名呂寧。呂寧長成之後才與呂許氏成婚,而陳、呂兩家分居各食已久。然而呂寧的祖父呂熊在今年去世,已經改嫁給吳居的陳彭氏(實則應該是吳彭氏)貪圖呂家的家業,共同設謀讓她的丈夫呂寧回本生母陳彭氏的家,並且強搬呂家的家物。呂許氏並且提供一張字據,證明呂寧已經過繼給了呂熊,而陳許氏與吳居是在圖謀他們的家產。

 

淡新檔案 32410 關係表


 圖1     《淡新檔案》 32410關係表(圖片來源:作者根據檔案內容自製)

 

Continue reading "遇見傳統漢人社會中的非典型家庭" »


人文學者適合擔任台灣大學校長嗎?—— 一個人文學的觀點

 

黃銘崇(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研究員)

 

頂尖、卓越掛嘴邊

 

多年以前在中興大學合聘時,每次上課進入校園都會看到巨大的標語「興大九十新氣象,邁進國際成頂尖」兩條巨大直幅紅布條,這真是一個空泛的、無意義也難以達成的口號。在行政大樓掛這樣的標語,看起來更像中學,絕非一個頂尖大學的行為(其實對於這個以農起家的中興大學,個人以為以下這組目標:公眾接軌public engagement、多元性diversity、與永續性sustainability。特別是永續性,非常適合學校的既有性質,也是可以進一步強化的極佳的目標)。差不多在同一時間,正好上台灣大學的網站找資料,看到台大有七位教授,獲得很高的研究獎項(好像是科技部的傑出研究獎),台大校方把這則新聞放在首頁,在這則新聞上,這七位應該是神通廣大的研究者,拿著獎狀排排站照相,看起來像七個小矮人;使得所有「頂尖」、「傑出」與「卓越」的氣勢,一掃而空。真是佩服這群負責台灣大學門面的人,化神奇為腐朽的驚人能力。這還是在台灣自稱是「dragon head(李嗣涔前校長在對外賓時的發言)」的大學。所以,有一個學期的第一堂課,忍不住收集了一些真正全世界而言的頂尖大學的資料(主要是美國),包括學校的網頁,校園的不同面貌,還有校長等資訊,讓學生略窺頂尖大學的面貌。

最近正值國立台灣大學校長遴選期間,由於前任校長楊泮池因為捲入論文作假的風暴下台,很意外地,在候選人名單中出現了三位人文社會科學的學者,以及一位女性,此乃前所未見。難道這是一個轉機?不過,馬上看到有些朋友的議論:「人文學者擔任校長行嗎?會不會有太理想化的問題?」此類議論,在工程與醫學掛帥的台灣乃屬常見。使我忍不住再翻出以前的帳本,進一步地整理,下表包括美國一些頂尖大學,主要是八所常春藤盟校(Ivy League),加上麻省理工學院(MIT)、史丹佛大學、芝加哥大學、和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都是台灣人耳熟能詳的名校。包含學校與創立年代、從西元2000年左右迄今的兩任或三任校長,學術領域與性別。

Continue reading "人文學者適合擔任台灣大學校長嗎?—— 一個人文學的觀點" »


「為而不有」的志業

 

林富士(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研究員)

 

  • 1942年第一部電子電腦ABC電腦(Atanasoff–Berry Computer)誕生。
  • 1946年第一部通用型的巨型電腦ENIAC成功展示。
  • 1968年7月18日Intel半導體公司正式成立。
  • 1975年4月4日Microsoft軟體公司正式成立。
  • 1981年8月12日IBM 5150個人電腦問世。
  • 1983年1月1日TCP/IP協定奠定網際網路基石。
  • 1984年1月24日首台Macintosh電腦開啟蘋果(Apple)風潮。
  • 1985年Qualcomm無線電通訊技術研發公司正式成立。
  • 1986年IBM首部筆記本電腦PC Convertible問世。
  • 1995年Amazon.com電子商務網站上線。
  • 1999年Google啟動搜索引擎。
  • 2001年1月15日Wikipedia網路百科全書正式推出。
  • 2004年2月4日Facebook社群媒體上線。
  • 2005年2月YouTube影片分享網站倡議「廣播你自己」(Broadcast Yourself)。
  • 2007年首支iPhone問世,帶動「移動」(mobile)通訊與運算模式。



螢幕快照 2017-11-09 下午12.21.20

圖1  1942年誕生的第一部電子電腦ABC電腦(Atanasoff–Berry Computer)
(圖片來源:http://www.computerhistory.org/revolution/birth-of-the-computer/4/99)

Continue reading "「為而不有」的志業" »


華人流行音樂史上重要的二十年:上海灘之後的發展

 

陳峙維(臺大音樂學研究所兼任助理教授)

隨著中國大陸製作的各類競賽型歌唱節目在台灣受到熱烈關注,以及台灣歌手、詞曲作家、音樂製作人等參與這些節目,諸如「台灣在華人流行音樂圈地位不保」、「中國將取代台灣成為華語歌壇的龍頭」等說法,甚囂塵上。後續怎麼發展,變數太多。在實體唱片銷售已非業界營收來源的年代裡,樂迷觀眾閱聽喜好與習慣多元複雜,誰要取代誰很難說。未來的發展難以預測,但往事卻值得再三回味。本文接續2017年4月21日刊登的〈華人流行音樂史上的兩件重要往事〉,看上海灘國語流行歌的大躍進之後,1950、60年代香港、台灣怎麼接續發展。

Continue reading "華人流行音樂史上重要的二十年:上海灘之後的發展" »


昨日當我年輕時

 

鄭雅如(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助研究員)

 

當個人事務成為政治事務,同時政治事務也成為個人事務的時候,一定有其重大意義。人們就是透過日常生活中那些瑣碎的事務,而捲進他們那個時代的政治漣漪以及大風大浪。

——茉莉.安德魯斯《形塑歷史:政治變遷如何被敘述》

 

六月開始,陸續在網路上讀到多篇關於戒嚴生活的回憶短文,驚覺時光飛逝,台灣解除戒嚴,至今已過了30個年頭。30年足以讓當年出生的嬰兒長成青壯。但事實證明,未能落實「轉型正義」、對過去缺乏深刻的反省,台灣社會至今猶未完全擺脫戒嚴時期的後遺症。

我出生於1974年,應該屬於戒嚴晚期的世代。70年代後期到80年代初,台灣陸續發生美麗島事件(1979年)、林宅血案(1980年)、陳文成命案(1981),這些影響台灣社會的重大事件,我都是在90年代以後才逐漸知曉。戒嚴時期最初感受的政治「騷動」,應當是1984年發生在家鄉新竹市的市長補選。

Continue reading "昨日當我年輕時" »


出了臺灣,臺灣研究還有未來嗎?

 

涂豐恩(哈佛大學東亞系博士候選人)

 

事情是這樣開始的。

2012 年的夏天,我突然接到好友琪琪的信,她說正在籌辦一個臺灣研究的會議,有篇關於臺灣史的論文還缺一名評論人,遍尋不著人選,問我是否可能上場救援。當時的我正準備前往日本,接受為期兩個月的語言訓練,出發在即,實在沒辦法接下這個任務。不過,最後我們還是找到了一個辦法:我在會議前交出書面評論,由她代為宣讀。問題也就算這麼解決了。

這是我與北美臺灣研究學會(North American Taiwan Studies Association,以下簡稱NATSA)結緣的開始。

 

圖1

圖1 NATSA 2017年會議海報(NATSA粉絲專頁)。

 

當時我對這個組織毫無所悉,不知道它自 1990 年代,由一群臺灣的留學生創立以來,已經經過十多個年頭;不知道當年的成員,不少早已成為學術界中出色的學者(也有人轉換跑道,成為了政治人物——比如現任的臺中市長)。當然也不曾想過,在接下來的幾年內,自己的參與會越來越深,成為了籌辦委員會的一員。

Continue reading "出了臺灣,臺灣研究還有未來嗎?" »


想像與認識日治時代的臺灣經濟史:晚近臺灣工業史研究對於傳統歷史解釋典範的修正

 

林文凱(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

 

在文章開頭前的一些閒話

這篇文章的主題是硬梆梆的「晚近日治時期臺灣工業史研究的回顧」,主文也仍維持學術論文格式,並未像「歷史學柑仔店」網站上其他文章一樣改為較通俗易讀的樣式,原本不應該就這樣刊登在出來;但除了文筆不佳不太會寫通俗論文外,還有幾個理由讓我決定就選擇這個主題,並以現在這個樣式刊登出來,讓有興趣的讀者閱讀指教。

首先,本文雖是有關日治時代的臺灣經濟史研究,但其實跟日治時代的臺灣文化史、文學史與政治史研究也有些間接關聯。筆者長期來從事臺灣經濟史的研究,深知這個領域的研究典範已經從1920-1980年代流行的馬克思主義學派的帝國主義與殖民剝削論­­,轉變為受到晚近發展經濟學、歷史制度論、新古典經濟學與制度經濟學影響的殖民近代化論。但仔細閱讀晚近臺灣文學史、文化史與政治史的研究成果時,發現他們在附帶解釋日治時期文化與政治活動發生所在的社會經濟環境問題時,多數仍然停留在矢內原忠雄(1929)、凃照彥(1975)等人基於馬克思主義經濟史觀提出的帝國主義與殖民剝削論等傳統觀點。〔1〕似乎未曾意識到1980年代以來隨著世界社會主義政權的資本主義化轉型、馬克思主義在學術界的失勢、東亞四小龍的經濟發展成就,東亞傳統的馬克思主義經濟史解釋典範已被「殖民近代化論」(colonial modernization)所取代。〔2〕

 

1 圖2

圖1 (左)矢內原忠雄著《日本帝國主義下之臺灣》中文本封面;
(右)凃照彥著《日本帝國主義下的台灣》中文本封面。

 

筆者這裡應該強調的是,雖然新的研究批判了矢內原忠雄等左派學者的傳統論點,但並無法否認其作品的重要經典價值,尤其他們從階級與民族視角針對殖民政策的帝國主義性與殖民性的分析方法論與主要論點,仍將不斷刺激著新一代經濟史學者的研究與思考;同時,這些著作不僅是經濟史研究的成果,他們同時也代表著各自時代的左派理論思潮,具有重要的社會思想史之時代性意義。

Continue reading "想像與認識日治時代的臺灣經濟史:晚近臺灣工業史研究對於傳統歷史解釋典範的修正" »


注意力不足過動症爭議的十個話題

 

巫毓荃(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助研究員)

 

「注意力不足過動症」的問題,近日引發許多爭議,還登上國會殿堂與新聞版面。這個號稱影響百分之五到百分之十兒童的精神疾病,已成為精神醫學與反精神醫學一個主要戰場,確實值得更多關注。以下由一個具歷史學背景觀察者的立場,整理十個有助於路人掌握此爭議的話題,或許也可作為下一波論戰的觀察點。

 

一、台灣即將有反精神醫學運動?

在這波爭議中,曾有精神科醫師表示,「憂心反精神醫學運動正在台灣醞釀成形」,並警告從兒童精神醫學開始,這股風暴將朝整個精神醫學襲來。這是否是個真實的危機呢?雖然台灣社會對於精神醫學一直存有不少誤解猜疑,愛拾西方牙慧的學術圈,也從不乏批判精神醫學的論述,但最近幾年來,批判精神醫學的論述已經不再侷限於學術圈的象牙塔,而是變得更為大眾化與普及化,關於精神疾病的另類觀點與療法也如雨後春筍般出現。不少精神科醫師憂心這些反對或反省精神醫學的力量似乎開始集結,並且嘗試以運動方式影響更多人甚至政策。好不容易克服了傳統社會文化的抗拒,精神醫學在台灣好像又遇到了新的麻煩與挑戰?從另一個角度看,這些「反精神醫學」觀點與行動的興起,反倒顯示了精神醫學在台灣已經成功的立足了。若不是精神醫學已相當普及,且融入了公共領域與私人生活,很難想像「精神疾病是否真實存在」、「精神醫療是否有效或有害」等等議題如何引起如此大量的關注,而包括中醫在內等各種聲稱專治精神疾病的療法,應該也很難拓展有利可圖的市場。雖然精神科醫師仍然覺得有待開創,近二十年來精神醫學在台灣確實已取得突破性的進展。從憂鬱症、躁鬱症,焦慮症到近年來的自閉症(或亞斯伯格症)與注意力不足過動症,一個又一個熱門疾病,成為用來描述標示自己或他人的日常語彙。精神健康成為一個在公共與個人層次上都廣受重視的問題。精神治療藥物使用大幅增加。精神科醫師倍增,若把廣義的精神衛生專業人員都算進來,更可見此數量驚人的成長。精神醫學在台灣的發展建置無疑是成功的,反精神醫學花車的出現,在某種意義上正是精神醫學成功的里程碑。

 

R D L

圖1 R. D. Laing (1927-1989),為1960年代反精神醫學(anti-psychiatry)運動代表人物之一。
(資料來源:University of Glasgow

Continue reading "注意力不足過動症爭議的十個話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