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史 Feed

誰是古之良醫?

 

金仕起(國立政治大學歷史學系副教授)

 

在醫學院學位證書和醫師專業證照都付之闕如,鐵、公路、飛機、輪船等交通工具和運輸網尚未出現,影音視訊、網際網路、智慧行動裝置、社群媒體還不存在的兩千年前,除了口耳相聞的口碑、謠言、傳說,有時可以看到的圖書、畫像之外,人們一旦遭遇病痛,怎麼判斷誰是值得信賴、可以藥到病除的好醫生?又是哪些人在左右「業界標準」?一般升斗小民的印象,因為留下的資料非常有限,不大容易把捉。我們就先拿社會中能夠識字、書寫的這一層人民留下的遺迹當起點,作點初步的揣測。

 

扁鵲


圖1    東漢山東地區的人面鳥身神醫畫像石拓本
(見葉又新,〈神醫畫象石刻考〉,《山東中醫學院學報》10卷4期,1986)  

 

Continue reading "誰是古之良醫?" »


醫療、經驗與文本

 

金仕起(國立政治大學歷史學系副教授)

 

在今天中國湖南省長沙市東南郊,西有湘江流經,北和東面有瀏陽河環繞的一個小台地上,有個叫五里牌的地方。五里牌的東邊,有兩個大土冢東西而立,狀似馬鞍,所以當地人喚作「馬鞍堆」,現在則稱作「馬王堆」。當地傳說,這兩座土冢是五代時期的古墓。但1952年經中國科學院考古研究所長沙工作隊調查後,則斷定這裡應該是一個漢墓群。1971年年底,因為一座醫院在當地施工,東邊的土冢受到影響,中國湖南省博物館的考古人員聞訊,派人前往調查,決定配合該項工程進行發掘。於是自1972年1月16日開始正式發掘,4月28日結束。因為這是一座漢墓,因此定名為「馬王堆一號漢墓」。在這座墓裡,起出了女性古屍一具,和包括紡織品、漆器、木俑、樂器、竹笥和其他竹木器、陶器、竹簡等超過1000件的隨葬文物。[1]

長沙長沙的位置

長沙2馬王堆的位置

長沙馬王堆馬王堆漢墓的位置 

Continue reading "醫療、經驗與文本" »


病人絮語:過敏

 

許宏彬(國立中興大學歷史學系助理教授)

 

上午九點五十五分。他坐在候診區,看起來有點坐立難安。一早起來,他特地請了假,來這間中部的大醫院掛號看診。他掛的,是一個罕見的診別,叫做中西醫聯合門診;也就是說,會有一位中醫師、一位西醫師,共兩位醫師為他看診。偌大的候診區空蕩蕩的,只有牆上的「三伏貼」海報,以及一旁打瞌睡的老太太陪伴。他心想,這一次一定要搞清楚,自己這該死的過敏是怎麼來的。

 

Chinesemedicine_1

圖1 「三伏貼」海報。(資料來源:玉里慈濟醫院

 

每個人一輩子總會有機會遇上過敏,不是自己就是身邊的親友。他回想聽過的過敏故事,不但版本眾多、發展離奇且大多無解。每個訴說自己過敏經驗的人,都像是個偵探似的,拼命從各種蛛絲馬跡中拼湊真相。比方說,麗麗是從高中開始對雞蛋過敏,大學好了;研究所又開始,生完小孩又好了。所以她現在都盡量不碰蛋類食物,因為不知道何時會發作,每次要吃雞蛋時就像是拿自己身做實驗一般。阿宏則是十八歲後就對他最愛的日本料理過敏。阿宏不甘心,每天詳做飲食記錄,包括各種食材的成分及調味料都不放過,再比對自己過敏發作的時間,誓言要像福爾摩斯般揪出背後的真兇。最後真相大白,原來是柴魚粉作怪。可是阿宏還是不能跟大家一起去吃日本料理,「因為幾乎每道料理都有柴魚啊!總不能跟料理師傅說,一碗味增湯不要柴魚吧?」怎麼辦?沒辦法,只好先盡量避開日本料理囉,看看哪天身體會不會自己又好了。

他總覺得,像自己這種長期的過敏患者,往往具有偵探及科學家的特質。只是他們實驗、探究的場域不是一般的犯罪現場,而是自己那與眾不同的敏感身體。而慢慢地,也會養成歷史學者的癖好,從日日累積的日常作息「帳本」中,試圖理出過敏的頭緒來。是不是因為青春期時「轉大人」?是不是因為離開家鄉去臺北上大學?是不是因為懷孕?還是因為失戀?過敏與每個人的生命歷程間,有千絲萬縷纏繞著。

Continue reading "病人絮語:過敏" »


浮生掠影:胡春田醫師的《杏林承露圖》

 

祝平一(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所研究員)

 

當胡春田(1803-?)醫師決定用畫來記錄他的人生時,他年已四十九,是個步入中年,事業有成的男人。

胡醫師住在嘉興風光明媚的鴛鴦湖畔,簡稱鴛湖。這個湖有多種名號,因在嘉興城南,一般也稱南湖。但因是兩個小湖並連,人們想像這是交頸鴛鴦在大地的浪漫化身。清初的大文學家朱彝尊(1629-1709)曾寫下《鴛鴦湖棹歌》,其後文人墨客接連歌詠不斷。鴛鴦湖的棹歌寫景、寫情、兼炫耀在地知識,但男詩人筆下的情感,卻總是「女有相思郎不知」。

Continue reading "浮生掠影:胡春田醫師的《杏林承露圖》" »